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七零之农妇逆袭手册 ”查找最新章节!

    楚婕两口子对于三房的幺蛾子,听过了就过了,并没有往心里去: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谁又能压着他们呢

    可安大有确实也一晚上没有合眼,迷迷糊糊迷瞪过去,梦的都是安爱国伤痕累累倒毙在水沟子里的场景,别提有多心惊肉跳了。

    李芹觉浅,几次模模糊糊醒过来,都能看到老伴在黑暗里睁着的一双眼。

    “怎么不睡呢”

    也要睡得着啊!安大有叹口气,人啊,怎么就有那么多的牵挂呢

    像是三房,他们的无情安大有也是看在眼里的,可他当真就能像医生拿起手术刀一样,手起刀落,把这家人像个病灶从他的人生里割掉吗

    做不到的,那是自家的骨肉,割掉了他们,他也会痛彻心扉啊!

    “你说,这事我……我怎么做好呢”

    这要换个媳妇儿,肯定就要警告安大有千万莫管闲事。

    可李芹……她的心只有比安大有更软的,哪怕安爱国不好,听说他过得生不如死的,李芹也是心有戚戚。

    “建国不是说了吗在那里改造,只要好好干活,也不会,不会被欺负的。”

    应该是这样的吧三房应该是把爱国的情况夸大了吧

    可谁能保证呢万一……万一爱国那臭脾气,得罪了农场的干部,可不是就要受罪吗

    “建国拦着我,不叫我兜揽这个事,道理我都明白。可这个心啊……”

    管呢,他打死也不愿意去为难楚婕的;可不管呢,总觉得自己太心狠了,到底是亲侄子在里受苦受难。

    安建国第二天早上起来,就看到自家的爹娘眼圈都是黑的,这是一晚上没睡好的节奏。

    他心里对三房更加恼怒了,怎么就有脸呢以前你们怎么对阿姐的都忘了吗哪来的脸还指望着阿姐出手去帮你们!

    他把对爹娘的心疼都压下去,硬着心肠又叮嘱他们。

    “到了阿姐和姐夫面前,三房的事情你们一句话都不要提!阿姐和姐夫对咱们怎么样大家心里都有数的,可不能为了三房让他们寒心。”

    一句“寒心”,还真把安大有夫妇吓住了:可不能寒心啊,万一要对我们有意见了,迁怒到我们的孙子孙女身上,那可怎么办呢

    他们都怕自己那颗软弱的心会不听指挥,一不小心蹦出些有的没的,简直不想去楚婕那里过年了。

    “万一忍不住求阿婕帮帮忙呢”

    这是矫枉过正了么安建国对自己可怜巴巴的爹娘很是无奈。

    “努力忍忍!”

    做了一辈子老好人,就这一天狠狠心,万一就打开了你们新世界的大门呢

    安大有夫妇对自己可没有这样大的信心,他们其实更想拿针线把自己的嘴缝起来的说。

    结果,这老两口不约而同地就选择了回避政策:咱就少和阿婕还有小纪同志正面接触,不给自己开口求人的时机,那不就好了吗

    等到楚婕发现这两老的骚操作时,她都有点……心疼了。

    善良不是罪恶,哪怕它总和软弱结合,你也不忍心去责怪它。

    真正要怪的,不过是那些试图利用善良的人罢了。

    她作为一个有强大内心的人,对这对老实巴交的爹娘一时充满了怜悯,索性成全了他们,自己不凑上前,只吩咐了小崽子们。

    “陪着爷奶好好说话。”

    小崽子们也是鬼得很,安平笑眯眯地请爷奶到炕上坐下,端好了茶水和点心,算是把爷奶安顿好了。

    “爷奶,你们在这里乖乖的,陪老爷子们说说话吧”

    老爷子们还问他呢:“你们呢”老爷子们也想和你们多说说话!

    “我们去帮娘做年夜饭去!今儿是个大工程,娘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我们长大了,可以做娘的左膀右臂啦!”

    那感情好啊,白老和万老也不强留他们了:去吧去吧,是时候让你们表演真正的技术啦!

    楚婕是很想对小崽子们的到来表示欢迎的,可她内心都是那句“臣妾做不到啊”!

    为啥做不到呢她此刻手里头已经有三个任劳任怨的劳动力了:纪东方、青松,还有安建国。

    这三位青壮,把烧火、洗菜、切菜这些活都包揽了,咱们的楚婕大厨只要分派任务和掌勺就ok啦!

    可小崽子们一来,好家伙,不大的灶房里顿时就只剩了他们叽叽喳喳的声音,真正干活的人连身都转不开有木有!

    “娘,我能做什么”

    小崽子们就站在她面前,跃跃欲试,积极踊跃,作为老母亲,她能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吗她能否定他们的价值吗她能剥夺他们参与劳动的权利吗

    不能!楚婕深深吸一口气,熟练地换上狼外婆的招牌微笑。

    “太好了!我正愁人手不够呢,我小崽子们来帮忙,可解了我燃眉之急了。”

    小崽子们的腰挺得更直了,那可不!我们都是社会的接班人,长大了有利于国家和人民,小的时候就要有利于咱们的家庭。

    “娘才想起来,知青院里,你们窦红星叔叔今年没回去过年呢,你们去找上他,叫他一块来家里吃饭成吗”

    成啊,窦红星叔叔挺好,每回在路上见了他们,总是要从兜里掏出糖果给他们吃,可热情了呢!

    小崽子们转身就走,安宁宁还没忘了交代一句:“我们早点回来帮你干活。”

    楚婕头皮有点发麻: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行!娘等你们哦!”

    这话说得,纪东方似笑非笑看他媳妇儿一眼:我媳妇儿可真虚伪啊!我好喜欢!

    他好喜欢的媳妇儿正找了盘子,三个脐橙摆了一盘,三个苹果又是一盘,又切了个大白萝卜,分成漂亮的三段,夹着在火上烤了烤,这又是一盘。

    又有三个碟子,一碟上头放了金桔红薯干,一碟放了绿豆糕,还有一碟是安秀萍从作坊里分得的沙琪玛。

    大锅里烧着水,褪了毛的鸡还没有切开,整个在锅里沉浮,煮到半熟了,就盛到大碗里,插上一只筷子;

    又切了一块肉和半边兔子放进去,也是煮到半熟,各自拿个大碗盛起来,上头插了筷子。

    等到小崽子们领着窦红星回来时,她这头也准备好了,把这几样东西分装进三个篮子里,叫小崽子们和安建国提了。

    “跟你们二叔到山上去吧,和你们爹说一声,今儿过年,给你们爹拜年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