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莉知道若梦身故,十分伤心,竟然忘记过去若梦横刀夺爱。

    “文瑞也算厚道,给若梦办了身后事,还有金振。”

    “他应该的,若梦是他太太。”

    “他们已经分居,而且,若梦未分居前已出墙红杏,和金振做出对不起文瑞的事。”云飞倒要说句公道话,“文瑞在法律上,在人情上,已经没有责任,他为若梦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为了你!”

    琪莉无言。

    “文瑞已经没有太太,为了孩子,生产前回孔家去吧!那对大家都好。”

    “若梦一死,我就急巴巴地回去,也不怕人家笑死,好吧!别人的话不必理会,但是,我和文瑞之间的感情裂痕,是不能弥补的!”

    “你们之间,根本没有恩怨,只有误会。”

    “总之。他是我好朋友的丈夫,我和他在一起,有多尴尬?”

    “你尴尬什么?要尴尬的是若梦,她硬生生地插进来,不过,她已经死了。”云飞劝她,“琪莉,不要太固执,不要钻牛角尖,为了孩子,就算文瑞曾经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也应该原谅他。况且文瑞自己说,若梦生前也说,文瑞只爱一个人。我也感到文瑞十分爱你!”

    琪莉面上的神情是倔强的,她永远不会忘,她在教堂外所见到的婚礼。

    她没有说话,默默地收拾东西。她自己的,孩子的,因为,她产期迫近,云飞要送她进医院。

    云飞接到电话,马上赶到医院。琪莉躺在床上,满脸汗水?她双手抓住枕头,牙齿咬住下唇。

    云飞一面替她抹汗,一面问:“很痛?”她不断点头。

    “痛为什么不叫出来,人家生孩子都叫。”

    “人家会笑的!”

    她挺着腰骨锁起眉。

    “这个时候还管人家怎样想,叫出来,舒服些。”云飞看见她这样子心里很急。

    护士进来,云飞说:“她要生孩子,为什么还不送她去产房?”

    “她是第一胎,没有那么快生产,她现在是阵痛,第一胎要经过较长的阵痛。”护士替琪莉按脉搏。

    “她是动手术的,动手术应该可以避免阵痛的,通知了余医生没有?”

    “余医生来看过她,那时候,她还是好好的,阵痛还没有开始。余医生要做一个手术,卓小姐阵痛开始时,余医生刚进了手术室。”

    “你们应该把卓小姐的情形告诉余医生。”

    “我们已经通知余医生,可是,她也没有办法,难道抛下产房的产妇不管?”

    “余医生做手术要做多久?真不巧,”云飞看见琪莉面色都白了,她逞强,可能心里怕得要死,她毕竟还很年轻,没有经验。

    “琪莉,我们另外请一个医生,不要等余医生了,好吗?”

    “不要,”琪莉的眼泪都涌出来:‘我要余医生!”

    护士安慰她几句,便出去了。

    琪莉安静了一会儿,吐出一口气。她向云飞笑。

    “不痛了?你休息一会儿,可要平平静静的,一直等到余医生到来……”

    云飞话还未完,琪莉张开口,双手抓紧床。

    “又痛了?”

    琪莉一直没有停过,越痛越频密,越痛越急,孩子快出世了吧?还要折磨琪莉多久?

    他霍地站起来。

    琪莉抓住他;“不要离开我,文瑞!”

    “文瑞?”

    云飞一直以为琪莉非常痛恨文瑞,对他完全不能谅解,不能接受。可是,她大概痛昏了,连心中的秘密都控制不住。

    云飞的心象被刺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平复了,他拍了拍琪莉的手背:“BB快要出世了,我去请余医生!”

    她放开云飞,云飞奔出去,到护士室,看见刚才的护士。

    “卓小姐的孩子快出世了,余医生为什么还不来,手术也应该做完了!”

    “没有这么快,如果顺利,由手术室进去到出来,起码也要一个小时!”

    “你是要她痛足一小时?”

    “我没有这样说。我这身衣服,未经消毒,是不能进手术室,但可以替你打探一下,好吗?”

    “谢谢!”云飞看见电话,“电话可以借用吗?”

    “随便!”

    云飞拿起电话,想了想,终于还是按了号码。

    “孔文瑞先生!”

    “波士不在办公室!”他的秘书说。

    “马上去找他回来,有急事!”

    “你是……”

    “艾云飞!”

    “请等一下……”

    “喂!云飞,有什么事?”

    “马上来××医院三零八号房。”

    “云飞……”

    云飞挂了电话,连忙回到琪莉的房间。

    琪莉痛得转来翻去,枕头掉在地上。

    突然,琪莉又停止了,平板地躺在床上喘气。

    云飞忙替她抹汗。

    护士敲敲门进来:“那位太太已产下一位千金,余医生半小时内准到。”

    护士又替琪莉按了脉搏。

    “孩子是不是要出世了?”

    “没那么快,余医生赶来还要观察一下。”

    “但是她痛得很厉害,她……”

    “她的阵痛不够好,痛一会儿又停一会儿,如果要自然生产,恐怕会拖一、两天。别担心,医生快来了!”

    护士出去不久,有人敲门。

    “余医生来了!”

    云飞握着毛巾,跑过去开门。

    站在门口的是文瑞。

    “云飞!”

    “快进来!”云飞一手拉了他进去,“琪莉生孩子,痛得很厉害!”

    “琪莉!”

    文瑞看见她,既高兴,又激动,他奔过去,坐在床边,握住她的手,不停地吻她:“琪莉!”

    琪莉抓住他的手,咬住唇,面上肌肉痛苦地抽搐。

    “琪莉,你干什么?”

    这可把文瑞吓了一跳,按她的额头,抚她的颊:“云飞,琪莉到底出了什么事?”

    “阵痛,孩子快出世了!”云飞也走过去替琪莉抹汗。

    “医生呢?生孩子怎能没有医生。”

    “医生二十分钟就到!”

    “二十分钟?琪莉好痛苦,她不能立刻来吗?”

    “护士说,女人生孩子是要痛的,她叫出来会好一点,但是她不肯叫,怕人笑!”

    “别怕,琪莉,生孩子是一件光荣的事,叫呀!”

    “你看她,唇皮都快给她咬破了……”

    “不能让她咬伤自己。”文瑞把手指曲起在她两齿之间。

    琪莉痛得迷糊,两排牙咬着文瑞的手指。

    “呀!”文瑞痛叫起来。

    琪莉停住了,皱起眉,很用劲地看文瑞,文瑞连忙安慰她:“吓着你,是不是?没关系,如果咬着能叫你舒服些,咬下去!”

    文瑞再把手指放进她口中,她侧过脸,一颗眼泪滚下来。

    “琪莉!不要这样!”文瑞拥抱着她,吻她的脸,吻去她脸上的泪珠。

    他从未见人生过孩子,见琪莉那么痛苦,他惊慌得手足无措,真担心琪莉会痛死。

    琪莉每一次阵痛,他的心就好象被剐了一下似的,太残忍,怎可以让琪莉这样痛下去?

    “云飞!”文瑞抱住颤抖的琪莉,“快叫人来给琪莉打止痛针。”

    云飞不知道该怎样,他也是毫无经验,怕得要死,这时候,余医生进来了。

    看见余医生,文瑞急不可待地抗议:“琪莉痛成这样子,竟然没有人理她,我要……我要控告你们!”

    “他是谁?”

    “文瑞!”

    “孔文瑞?孩子的爸爸?很好!”余医生笑笑,“你可以放下她吗?我要替她检查!”

    文瑞轻轻把琪莉放在床上。

    “很痛,是不是?”余医生替她检查完毕,抚了抚她的头发,“现在送你到产房,很快就不痛了!”余医生吩咐护士把轮床推进来。

    轮床来了,文瑞把琪莉抱过轮床,她握着琪莉的手,“我陪琪莉一起进产房。”

    “你很激动,进去只会扰乱我的情绪,根本对琪莉没有帮助,你需要冷静一下,休息一会,等候做爸爸吧!”

    护电床推出去,文瑞依依不舍地放开琪莉的手,当轮床推进手术室的门前,琪莉突然吃力地回过头,“文……瑞……”

    “琪莉!”文瑞疯一样地扑过去,余医生自己动手把轮床往内推,几个护士捉住文瑞,几乎被他脱出,云飞也加了进来,双手箍住文瑞:“未经消毒你会把细菌带进手术室,那会伤害琪莉。”

    “呀!”文瑞握拳捶墙,“她要我,她需要我!”

    “坐一会,你也很累了!”云飞轻拍他的背。

    “累?我做过什么?我什么都没做过!琪莉痛得死去活来,我只能袖手旁观。”文瑞看了看,“琪莉生孩子为什么进手术室?”

    “琪莉剖腹产子!”

    “啊!天,施手术?”文瑞抓住云飞,“为什么?琪莉有什么毛病?会不会有危险?”

    “非常安全,余医生是最好的医生。琪莉也没有毛病只是婴儿太大,琪莉又是头一胎,余医生怕她太痛苦,她刚才怎样痛法,你看见的,如果不施手术,由她痛,她可能痛一两天,任何人都受不了!”

    “琪莉真可怜,孩子为什么过重?实在太可怕,我再也不让琪莉生孩子。”文瑞等了一会儿,“为什么无声无息?琪莉怎样了?孩子生了没有?云飞,我好怕,我不想要孩子,只要琪莉平安就够了!”

    “你静一会儿吧,就算顺利,进去到出来,起码要一个小时。”云飞把护士说过的话搬出来,“琪莉和孩子都会平安无事!”

    “生孩子原来那么痛苦的,我不想要孩子,我只要琪莉。”

    “知道琪莉为你受苦,以后好好待她。做人要有定力,不要再招惹女人,令琪莉伤心!”

    “错一次已经要命,况且我对别的女人根本没有兴趣,绝不会有沈若梦第二。”文瑞突然问,“你一直照顾琪莉?”

    云飞难为情地点点头。

    “你说过琪莉吐得很厉害,她怀孕很痛苦?”

    “她告诉我最初三个月吐得很厉害,她怀孕加上心情不好。所以身体一直很差。不过,我遇见她的时候,她已经怀孕四个多月,身体很好,自己还会烧饭,打理家务。”

    “但刚才就够她受了,她令我吃惊。”

    “琪莉的确很坚强,她就是太坚强,如果大大哭一场,对她反而好,她把一切痛苦都埋藏在心里,表面上她很乐观,其实,你和若梦结婚,对她伤害很深。”云飞问,“你为什么不埋怨我?”

    “什么?”

    “我没有把琪莉的行踪告诉你!”

    “那怎能怪你,不用问,那一定是琪莉的主意。”

    “你学会体谅别人!”

    “时间过去,人会成长。”

    “一位护士出来,含笑问:“那一位是孔先生。”

    “我是。”文瑞紧张得跳起来。

    “孔先生,恭喜你,孔太太添了位公子。”

    “生啦,”文瑞更紧张,“孔太太安好吗?”

    “母子平安。BB十磅三安士,又白又胖非常可爱。”

    “太好了,”文瑞伸手想拥抱护士,“我可以进去看看我太太吗?”

    护士轻轻摇一下头:“孔太太很快会被送出来。”

    “谢谢,谢谢!”文瑞回身握着云飞的手,他笑得眼中有泪光,“母子平安,她还叫琪莉孔太太呢。”

    “你是孩子的父亲,文瑞,恭喜你,最好的都属于你,能不让人妒忌?”

    “谢谢!”文瑞握着他的手贴到额头,“我会珍惜一切,我不会辜负你的美意。”

    “我把琪莉交还给你,没必要,我不会来看她。”云飞既伤感又兴奋,他还是替琪莉担心。

    “我会放下一切陪着她,云飞.你起码应该来看看BB,对吗?”

    “是的,我一定会来看BB。”

    文瑞怜爱地轻吻琪莉那略带苍白的脸颊,他握着她的手,把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琪莉是他最深爱的,她回来了,刚为他添了个可爱白胖的儿子,他觉得他和琪莉之间更亲蜜,更恩爱!他不会让她再走,这九个月他实在太悲惨,太孤清,琪莉回来,给他带回一切的希望及快乐。

    琪莉的眼皮动了动,文瑞连忙吻她:“达令,你醒了。”

    琪莉缓缓地张开眼,疲倦地看了看文瑞。

    文瑞看她的嘴唇有点干:“要不要喝点水?”

    琪莉点了点头。

    文瑞吻一下她的手把她放下,他自己去倒热开水。

    他已通过余医生请了三位特护,早、午、夜分三更制,但是,他对护士有限制,他不按铃,她们不能进来,因为,他需要有较多的时间和琪莉在一起。

    他一手抱起琪莉,另一只手很小心地喂琪莉喝水,琪莉喝了几口便不肯喝,她要躺下来,她说肚子痛。

    “大概是麻醉药过后,伤口痛,要不要吃止痛丸,或打止痛针?”文瑞轻手轻脚地把她放下。

    “伤口?孩子出世了?”她忙着问。

    “出世了!十磅多,好胖好可爱,象个大洋娃娃!”

    她抓住文瑞的手:“是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琪莉,我们有了个儿子,他跟我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就是没他胖,他更漂亮些,因为他有一位美丽的妈妈!”

    文瑞好兴奋,有妻有子了。

    “啊!”

    “琪莉,你为什么不开心?”

    “我以为是个女儿。”

    “儿子好,刚才看你辛苦的样子,我不希望你再生产,如果你养个女儿,爸妈不肯罢休,现在你养了个儿子,妈心满意足了。”

    “孩子不是为她而生的。”

    “当然,儿子是我们的,不过,妈是祖母,就让她高兴个够,看样子,她快来了!”

    “你通知她?”琪莉心内不悦。

    “不,我没有离开你,特护打电话。”

    “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养了孩子,”琪莉补充说,“我怕人吵!”

    “是的,你需要好好休息,迟会再让他们高兴。”

    琪莉突然记起了:“云飞呢?”

    “他回公司去了,他把你交给我。云飞真好,你怀孕他一直在照顾你!”

    “他们为什么还不把BB抱来给我!”

    “暂时还不可以,BB要留在育婴室!”

    “为什么?BB……”她瞪大了眼。

    “BB没事,很好,”他拍拍她的手,又吻了吻她的手指,“BB刚出世,外面空气有细菌,不适合BB,婴儿房是经过消毒的,他在里面很安全!”

    “我去婴儿房看他,”琪莉说着要下床,腹一曲,腿一下,痛得她流下泪水。

    文瑞吓得慌忙扶她躺下。

    “你不能动,小心身体!”

    “我要见我的儿子!”琪莉抽咽着叫。

    文瑞只要她开心,什么都愿意做,他想了想说,“等到晚上,婴儿房护士少些,我和特护合力把BB偷偷抱出来给你看!”

    “真的?不准骗我]”琪莉哽声说。

    “你乖乖地躺着休息,你要天上的星我也会给你摘下来!”文瑞双手捧着她的脸,用手指抹去她脸上那颗泪,辛辛苦苦把孩子生下来,连看都不能看,琪莉的心情,他是了解的。

    就在这时候,孔太太过去认着媳妇,“琪莉,你真本领,养了个特级BB,呀,和文瑞一个饼印,好可爱,一看见他就开心,你是孔家的大功臣,为孔家添下了第一个男孙!”

    琪莉笑了笑。

    “琪莉一脸的福相,旺夫益子,若梦怎能跟她比,若梦太寒薄,孔家的骨肉她都保不住……”

    琪莉变了面色。

    “妈,你说完了吧?”文瑞连忙截住她,“琪莉口渴,但她不能靠着喝东西,快想办法。”

    女管家打开一个小篮,把一只有特制吸管的杯拿出来:“我给少奶带了只杯!”

    “这个好,合用!”文瑞很高兴地接过。

    “不要喝热开水,我们带了黑未羌水来,当茶喝,饿了可以喝猪肝汤。”孔太太叫住儿子。

    文瑞自己动手,管事也看呆了。这少爷,平时差点没要人把饭送到口里去。

    孔太太笑:“你是男孩子,你不懂,刚生下孩子,最适宜喝汤,最快也要过一个星期。”

    文瑞把杯子送到床前,琪莉吸着管,汤就喝进去了。文瑞看着她,很高兴。

    孔太太坐不了一会儿又去婴儿室看孙儿,她是最开心,巴不得把琪莉捧上天。

    琪莉从来没有主动和孔太太夫妇说过一句话,老人家有问,她便答。

    就连文瑞,她也极少同他说话。

    无论文瑞对她怎样热情,她总是冷冷的。

    孔太太不仅不指责琪莉,还替她找理由解释:“很多女人生了孩子,都会突然转变,比如记性不好,忧郁,脾气暴躁。特别是施过手术的,一定是麻醉药害人。不过,没关系,满月了一切恢复正常,产妇需要家人好好照顾,凡事顺着她便没事了!”

    余医生来看琪莉,检查身体和伤口:“如果伤口不太痛,能支持得住就别吃太多止痛药。”

    琪莉咬住牙,什么都忍过去。

    第三天,琪莉便可以下床,下床的第一件事,是去婴儿房看BB。

    文瑞扶着她,琪莉隔着玻璃,看见自己的儿子,欢心得流下泪来。

    后来文瑞又得到护士例外的批准,让琪莉进婴儿房抱BB。

    琪莉把孩子抱在怀里,亲了又亲,当她面对儿子的时候,和平时是不同的,她一脸的温柔,一脸的慈爱,文瑞禁不住对儿子羡慕起来。

    她一直逗留在婴儿室,文瑞在外面,直至医院的护士认为她不适宜站立太久,才由文瑞扶她回房间躺下。

    不过,她一天几次跑去婴儿室,隔着玻璃看儿子。

    看儿子,是她每天最快乐的时刻。

    这天,文瑞侍候了琪莉休息,他自己躺在尼龙床上,准备睡觉。

    “明天回去吧!不要陪我了!”

    “不!我不会留下你,我会一直陪你,直至你出院。”文瑞说,“余医生说你住八天就可以出院,已经过了一半日子。当然,回家你会舒服些,自己的家嘛!但是,伤口还没有拆线,所以非留下来不可。”

    “你明天还是回去吧!我准备在医院住一个月。”

    “住一个月?”文瑞起来坐到琪莉的身边,“在医院有什么好,一切都不方便,又不舒服,回家你要吃什么马上有什么!”

    “孩子留在医院最安全,有护士,又有儿科专家,住一个月再带出去,打好基础,对孩子有很多好处!”

    “那就让BB留下住一个月,你先回家!”

    “我要和孩子在一起!我喜欢一天看他十几次!”琪莉坚持,“你没理由超过半个月不上班,你还是回去吧!”

    “你既然喜欢留下,就留下。”文瑞总顺着她,“白天,我会抽时间回公司看看,晚上,我一定回来陪你。你一个人睡在医院,我担心你怕黑!”

    “我又不是若梦!我一个人也孤独惯了。”

    “琪莉,我一直没有机会向你正式道歉!”文瑞垂下头,“我实在很对不起你,我和若梦……唉!都是我错,我愿意接受你任何处罚。”

    “别提了,她人都死了,让她安息吧!”

    “琪莉。”文瑞握着她的手,“你肯不肯接受我的道歉,原谅我?”

    “时候不早了,睡吧!”

    “但是……”

    “我很困!”她柔声要求,“明天说好吗?”

    “晚安!”文瑞吻一下她的额头,替她拉好被,关上床头灯,然后回到他的尼龙床。

    文瑞躺在床上,由于心内有隐忧,他睡不着觉。

    这几天的相处,他和琪莉是一面倒的,他对琪莉千般爱护,万种关怀,琪莉对他呢?跟对特护没有什么分别,冷冷的,客客气气,她虽然是“孔太太”,但她没吻过文瑞,没拥抱过他,甚至从未主动拉过文瑞的手。

    文瑞感觉到,琪莉已不再爱他。

    但是,当他赶来医院的时候,琪莉抓紧他的手,她的眼神也充满爱,甚至她进手术室之前,琪莉还叫他的名字,琪莉是爱他的,也需要他!

    孩子出世后,她变了,大概正如孔太大说的,女人刚养孩子会有点反常。况且,她施手术后宁愿咬牙强忍,也不肯打止痛针,种种折磨,连文瑞看了也心痛,又何况琪莉本人,她反应冷淡,可能与得此有关。既然如此,文瑞应该更体谅她,更爱护她。

    文瑞释然了,很快便睡过去。

    第二天,云飞来看琪莉,也带来一篮花:“幸而我没有买玫瑰花,因为,恐怕只有文瑞最适合送玫瑰。”果然一房都是玫瑰,有黄的、橙的、红的,全是文瑞所送。但琪莉很喜欢云飞的兰花,说要放在床头。

    文瑞只好拿开自己的黄玫瑰,把云飞橙色的兰花代替了玫瑰的位置。

    “琪莉,你的面色很好,精神也好,看来文瑞的确功劳不小。”

    “你看过BB没有?”

    “还没有!我是一心来看你这小妈咪,不过,我知道BB十分漂亮、可爱!”

    “你怎会知道?”琪莉提起儿子就开心。

    “那天护士由手术室出来报告的……”

    文瑞坐在一旁,看琪莉同云飞聊天,几天来琪莉第一次说那么多话。

    文瑞只是偶然倒杯炒米红枣水给琪莉,他并没有从中插嘴。

    “……‘彩衣’就算形势不大好,也得弄好,否则你出院来个突击检查,怎么办?”

    “我不会那么快出院,我会在这儿住一个月。”

    “没事吧?”

    “没事,就为了BB,替他的身体打好基础。”

    云飞看了看文瑞:“一个月不上班陪娇妻?”

    “我叫他上班,我已经习惯了孤独,出国读书一个人,怀着孩子的时候,也是一个人!”

    “我一星期后上班,下班马上来,晚上也会睡在这儿。”文瑞说。

    “一定要有个人陪着,特别是晚上。”云飞说,“我没有带吃的东西来,我知道文瑞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我好几天没有出去了,也没有买过什么好吃的给琪莉,都是妈和她的管家亲自送来。原来产妇有很多东西不能吃的!”

    “我倒忘了孔伯母,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该吃什么,还是听老人家的话。”云飞看了看表,“我还要回工厂,先走了,琪莉,改天再来看你!”

    “别忘了去看BB。”

    “我带你去!”文瑞温柔地对琪莉说,“我一会儿就回来!”

    琪莉牵了牵嘴角。

    云飞看完BB,赞不绝口,“文瑞,你福气真好,最好的女孩子做了你的太太,最漂亮的BB,做了你的儿子,真叫人羡慕。”

    “孩子我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琪莉。”文瑞叹气,“现在的琪莉,已经不是从前的琪莉。”

    “-才我看得出,她对你很冷淡,但BB出世的那一天,她叫着你的名字。”云飞说,“琪莉在想什么,我和你都不知道,但要想个方法锁住她,环境适宜,便对她说:出院后马上去婚姻注册处登记。也许,她重视的是名份!”

    “对!我怎么没有想起过?难道她替我生了儿子,人人也叫她孔太太,但是,法律上她是没有地位的。怪不得她不开心!”

    “若她喜欢,可以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应该!还要补渡蜜月!”

    琪莉复元得很快,她不用文瑞扶持,一个人进进出出地去看BB。

    这天,文瑞和琪莉说:“等你出院回家,我们第一件要办的事,是到婚姻注册处登记。”

    “那次不是登记过了吗?”

    “但后来取消了,当然,那是我不好,把你气走了。”文瑞再三表示歉意,“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和我一起去登记。”

    “登记过就算了!”

    “光登记是没有用的,一定要行礼、注册,在法律上,我们才是正式夫妻。而且,我们登记注册,又可方便BB将来领取出世纸。”

    啊!说来说去,原来是为了儿子能名正言顺的,成为孔家的合法继承人,真是母凭子贵了。

    “没有爸爸,孩子一样可以领到出世纸。因为他有父无父,始终是一个人。”

    “但孩子是有父有母的,他是我的儿子。”文瑞握着她的手,“琪莉,最主要的,我们是合法夫妻。”

    琪莉把手抽出来,继续吃她的午餐:“好吧!出院后,就去登记!”

    文瑞很高兴,当然,也许她只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琪莉得到名份了,有了保证。

    下午,孔太太来了。

    她也选了这个时间,和琪莉谈判。

    她首先向儿子开口:“总公司今天开会,你爸爸请你代他去机场接位大客户,是科西加先生,我们和他在加拿大兴建酒店……”

    “妈,我和琪莉说好,我下星期一再上班。”

    “这是大工程,好几亿的,在外国投资始终保险,科西加先生不能怠慢,他是来拜会我们。”孔太太说,“这儿有我陪琪莉,侍候她几顿时间就过去了。听话,快去快回啊!”

    “生意要紧!”琪莉说,“我能吃能走,根本不用人陪,何况还有特护,应酬太晚就不要回来了,这儿是医院,不是酒店。”

    “对!琪莉说得对!”

    “我不会去应酬,我接了人马上回来。”

    琪莉也没怎样理他。

    文瑞换好衣服,离去前还吻了吻她。

    琪莉想睡觉,不想跟任何人谈话。

    “琪莉,”孔太太亲热地拉着她的手,“我想跟你商量一些事情。”

    “请说吧!”

    “我渴望抱男孙,你早知道的。现在,凭你的福气,孔家有了个男孙,我好希望有多些时间接近他。”

    “孔伯母,你想怎样做?”

    “哎唷!你怎么到这时候还叫我伯母,以前你也叫过我妈呢,你是我的媳妇啊!”

    “我和文瑞并没有结婚。我生的儿子,根本是个私生子,所以我怀孩子也是躲起来的!”

    “琪莉,以后你交朋友,真的要小心。若梦这榉的坏女人,你把她带回来,勾引了你的丈夫。她在享福,你却在受苦,真不公平。”

    “单怪若梦一个也不公平,若梦不是因为怀了孔家骨肉才被请进孔家门的吗?”

    “是的!不过,是若梦勾引文瑞呀!”

    “说不定是文瑞勾引若梦呢。”

    “不会的,文瑞的心一直在你这儿。”孔太太压着嗓门,“文瑞根本不肯和她同房。”

    “若梦都不在了,原谅她吧!”

    “我不是怪她,闲聊罢了”

    孔太太马上说:“文瑞告诉我,你和孩子要在医院住一个月,这主意很好,初生婴儿,要小心护理,文瑞天天在这几陪你,他托我装修一间婴儿房.这个任务一下来,我就紧张了。怎样布置孩子的房间。同时,我又想到一个问题,你和文瑞虽然生了,可是你们还没有过过一天二人世界的日子,一出院,中间就隔个孩子,什么罗曼蒂克的气氛都没有了.幸好,听说文瑞还要和你去补渡蜜月。”

    “没有这回事!”

    “我考虑了很久,觉得孩子还是跟我比较好,他还小嘛!不会认人,绝不会影响你和孩子的感情。况且带孩子,你们年轻人会嫌烦,一来骚扰你们夫妻生活,二来,你一向好动,而且还有‘彩衣’呢!怎能天天留在家里守孩子。”

    “你要把孩子带走?”琪莉马上提高警觉,她早就想到孔家有此一着。

    “我反正闲着,又喜欢小孩,他是我心爱的孙子啊!我一定会全心全意疼爱他。这样,你就有足够的自由,你还年轻呢!”

    终于忍不住都抖出来了:“文瑞可能会不同意!”

    “他怎会不同意,他是求之不得。其实,文瑞也不是那么喜欢孩子,不过他孝顺,知道我喜欢抱孙,他一切都顺着我,而且,他也明白,象我们这样的人家,没有男丁承继事业是不行的,所以,他也希望有个儿子。BB是嫡孙,将来有很多好处,再说,祖父、祖母疼他,支持他。交给我,文瑞最放心。”

    琪莉闭上眼睛,吐了一口气.果然不出她所料,文瑞母子,都在计算着她的儿子。其实,不管她是不是琪莉,只要能为孔家生子,就是孔家的媳妇。

    她已经失去了一切,不可能再失去儿子。况且,她不希望儿子一出生就背了个董事长的名衔,她只要儿子幸福快乐!

    “琪莉,你的意思怎样?”

    “好!先等孩子满月。”

    “我差点忘了跟你商量,BB不能摆满月酒,摆双满月,到时盛大请客.要人人知道我们孔家有这么一个可爱的男孙,琪莉,好不好?”

    “好!好!”

    琪莉嘴里答应着,心中另有一套,等文瑞出外,她便找余医生商量大计。

    文瑞上班后,琪莉也天天出去,有时候,还会和余医生在一起。

    她似乎很忙碌,很多事情要办。

    “我把房间重新布置,担保你喜欢。”

    琪莉没有什么表示,心事重重。

    “明天你喜欢什么时候出院?上午,还是下午?”文瑞想到琪莉能和他一起生活,他就兴奋得心跳。

    “后天吧!后天午饭后。”

    “但是,明天BB满月?”

    “我知道,我喜欢后天出院,不行吗?”

    “只要你喜欢,什么都行。”文瑞把下班买回来的点心盛好,放进琪莉的手里,“我以为你刚产下BB的时候记性不好!”

    “我记得的,不过我比较喜欢后天。”

    “后天更好,我可以参加明天公司的常务会议,工作重新分配一下,你回去,我要多留点时间陪你!”

    “真是母凭子贵。”

    “琪莉,你说什么?”

    “没什么,”琪莉说,“我们去看BB!”

    晚上,琪莉怎么也睡不着。

    她忍不住看了看躺在她身旁不远处的文瑞。

    别说这男人对她一见钟情,别说她曾深深爱过他,别说她为他养了个儿子,就算他和她只是普通朋友,甚或是特护,两人厮守了一个月,一旦分手,她也会依依不舍。

    随他回家,若无其事做孔家少奶奶,儿子让家姑拿走,两人去渡蜜月,不!无论如何不可能。

    其实,那天她在教堂内看着文瑞和若梦举行婚礼,她已经发誓一生再也不见文瑞。

    她为人很大量,就在这件事上,她怎也看不开、放不下,她绝不会和文瑞重拾旧欢。

    文瑞开完会,安排好一切,马上回医院。

    推开门,琪莉不在里面,去婴儿室,连BB也不见了,琪莉是否抱了BB去花园散步。

    走遍整个花园,看不见琪莉,当然也没有看见BB。文瑞又回医院,连琪莉的特护也不见,令他莫名其妙。

    “我太太和我儿子都不见了!”文瑞笑着说。

    “孔太太和BB!”护士长翻开一份表,“他们早上八时四十五分已经出院!”

    “你弄错了吧!我和太太约好今天下午二时出院,况且她怎可以说走便走?”

    “她是随时可以出院的,医生早已签好出院纸。我是十时接班的,我回来时孔太太已经走了,你去问问余医生好吗?”

    文瑞一颗心象跳了出来,失魂落魄地冲进余医生的房间:“余医生,琪莉她……”

    “咦!文瑞,你怎会来的?你今天不是和琪莉及BB出院了吗?”余医生讶然伺。

    “我?”文瑞抓住余医生的桌子,“我现在来接太太,我爸妈还没有来,但我太太和儿子都失踪了!”

    “不可能,今天早上你八时半先离开医院,八时四十五分琪莉和孩子办出院手续,她说你的汽车在停车场等候她,我还怪你不替她拿东西。”

    “不,她没有跟我在一起,我又怎会让她抱着孩子,那着东西出院?平时她要吃橙我也替她剥皮。”文瑞抓住余医生的白袍,“你不要把琪莉藏起来。”

    一位护士进来,请余医生去看一位快要生产的孕妇,“孔先生,一位艾先生在孔太太的房间里等你!”

    “艾云飞!”文瑞冲出去,进房间,一见云飞便追问,“琪莉呢?”

    “十点钟琪莉给我一个电话,她说她的飞机快要起飞了,吩咐我一些事,便匆匆挂线,我赶去机场,她已经飞走了。”

    “为什么?”文瑞的身体摇摇晃晃,他打着踉跄,双手抓住窗幔,眼睛通红,声音哽咽,“她为什么又要离开我?她不知道我多么需要她?”

    “她以为你需要的是孩子,她不让自己相信你爱她,她也不准自己去爱你,这一次是她错!”

    “不要做错事,错一次,一生就完了!”文瑞绝望地跪在地上。他但愿随那白云,飘上天空。

    婚礼的故事已全部写完。可是,老板说,这故事的结局不是和“名公子”一样看了叫人伤心?读者会哭的,你怎忍心令她们再哭一次?不能完,写下去,希望永远在人间呀!

    琪莉抱着BB,听见女管家和文瑞用英语交谈。

    “先生,你已经来过很多次了,我们这儿没有什么孔太太,也没有卓小姐,只有我一个孤老太婆!”

    “你说过,她以前住在这儿。”

    “那是几年前的事,那时她来英国念书,回香港后,就没有来过。先生,你令我心好烦,下次你再来,我不会开门。”

    “莫斯太太,如果你看见琪莉,请你告诉她,我爱的是她。我也爱BB,只因为他是琪莉的孩子。我不需要孩子,但我需要她!再见!”

    琪莉连忙奔到窗前,拉开了一点窗幔,看见文瑞走出来,他穿件黑色的大衣,孤独地向前走,突然他回过头,琪莉把身子闪进去,他看了一会儿,终于低头匆匆离去。

    “他是个情深的男人!”莫斯太太还在目送他。

    以后,文瑞没有再来过。

    孩子两岁了,已经会说很多孩子话。

    有一次,BB问:“妈咪!爹呢?”

    “你说什么?”琪莉把孩子抱进怀里。

    “彼得有爹,BB的爹呢?”

    琪莉把文瑞的相架,放在儿子的面前。

    “你!”BB叫,“他呢?”

    “不知道!”琪莉把脸伏在儿子的头上,“妈咪不知道!”

    “我要爹!我要爹!”孩子吵,孩子哭,琪莉也哭,莫斯太太进来把孩子抱走。

    琪莉伏在地毯上失声痛哭,她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一直以为只要和儿子在一起就快乐,但是,她并不快乐,一个没有丈夫的女人,没有爸爸的孩子怎能快乐?

    这两年她活得很累,很想倒在文瑞的怀里大哭一场。

    两年,她已忘了若梦,忘了那可怕的婚礼,但是,她不能忘记文瑞,因为BB是她和文瑞的孩子,这小东西,长得和父亲一样。

    为什么文瑞不再来?两年,大概他忘了。

    如果文瑞再来,她会跟他回去,是的,她会的怠

    但是,他已不再来,有了新欢?怨恨琪莉无情?她怎能结巴巴地抱着孩子飞回香港,厚着脸皮踏进孔家的大门?

    她打了个长途电话给余医生。

    “我很久没有见文瑞了,以前,他每个月也会来看我一两次。这大男孩我越看越喜欢,日久见人心,他有什么不好,这样的丈夫人家抢着要,当初如果你肯听我劝,今天你已有个幸福的家庭。要不要我去找找他?”

    “不……要,”她内心仍在斗争着,她还没有战胜自己,若梦有心魔,她也有,“谢谢你余医生!”

    孩子两岁半,莫斯太太说BB可以上学。

    “他可能不喜欢上学,第一:人人有爸爸,他没有,他会自卑。第二:他连名字也没有。”莫斯太太的话,使她痛苦了一个月,她独立,她自主,她有骨气,她够威。可是,她到底有没有为儿子想过?她想:和丈夫一起送儿子上学,一定很高兴。

    她想回去:算是为儿子牺牲自己。

    “……琪莉,你终于和我联络,我正要到英国登报找你!”

    “有事吗?”

    “我要请假两个月,你要回来看守大本营!”

    “去美国探亲?”

    “度蜜月,我要结婚了!”

    “你不是说:一、二年内不结婚?”

    “当我发觉以前都是错的时候,我改变了。做人不能太固执、太倔强、老钻牛角尖,过分的执着,不仅损害了自己,还会损害别人。给别人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次机会!”

    “文瑞他……”

    “以前调皮、活跃的孔公子不同了,现在是个沉默踏实的商人,想不到他这种人竟会是情圣。啊!别人的话你是不会相信的,为什么不自己回来看看?不管怎样,一个月你一定要回来,这回请假,不能讨价还价——两个月,记住了……”

    琪莉抱住BB在孔家门口徘徊。

    这样等,等多久?万一文瑞有应酬,不回家吃饭?她站几个钟头无关系,但孩子熬不住的。

    她鼓起勇气去按铃。

    一个女佣透过铁闸的铁花:“找谁?”

    “请问,”她很为难的,“孔太太在不在?”

    “少奶?我们少奶去了英国。请问哪一位找她?”

    “我……我姓卓!”

    “请等一等!”

    一会儿,一位穿黑色西装制服的男人出来:“卓小姐?卓小姐是由英国回来的吗?”

    琪莉点了点头。

    他马上看了看琪莉怀里的男孩,然后喜悦地嚷着:“少奶.回来啦!”

    守门的来开门,管家在前面引路,人由里面走出来,琪莉满面通红,她尴尬得无可适从。

    “少爷没有应酬,其实他很少出外应酬,下班就回家了!”管家带她进去,上楼梯。

    “我在客厅等你们少爷。”

    “楼上是少爷少奶的私人客厅,清静些。”管家一脸兴奋,“小少爷由我抱好吗?”

    BB不怕陌生,又特别喜欢男人。管家抱住他,拿出一串钥匙给他玩。

    佣人送茶递水,都想来看看她们的新女主人。

    琪莉虽然尴尬,但是十分感动,两年多,文瑞不仅没有移情别恋,而且,一直把孔家女主人的地位留给她。是文瑞使她在孔家受到尊重。

    她忽然好后悔、好负疚,云飞说得对,为什么不给别人一个机会?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

    外面响起了汽车的号角声,管家说:“少爷回来了,我带小少爷到花园玩一会好吗?少奶!”

    “谢谢!可否告诉其他佣人不要说我来了。”

    “好的!给少爷一个意外的惊喜……”

    琪莉把头伸出楼梯的平台外,她看见文瑞进来,心竟然扑通扑通的一阵跳。

    他仍然很健康,但人憔悴了。

    他在楼下看看报刊,喝着咖啡。

    一会儿,他缓缓地上楼梯,琪莉马上把身闪过。

    他回转身看见她,很惊异,但是,他并没有狂喜地走过去拥抱她:“琪莉?”

    “你看见我好象并不高兴。”

    “不!你回来两个月,第一个竟然来探望我,我非常高兴。”他站在她面前,“好吗?”

    “两个月?你不希望我永远留下来?”她失望。

    “能吗?我求过你不要离开我,结果你不留一个字、不留一句话便走了!”他黯然神伤,“你连儿子也没有带回来,你能留多久?”

    “若是……若是你再求我……我会考虑留下来!”

    文瑞伸开臂,欲言又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文瑞!”她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几年前她就想靠在他怀里尽情痛哭。

    文瑞紧紧抱住她,颤声说:“求你不要再离开我!”

    “琪莉、琪莉、达令……”

    琪莉抚了抚他的脸,怜惜地说:“你瘦了!”

    他双眼全蒙了泪水,笑着捏一下她的脸:“相思病能磨死人的。”

    “我是不是固执、掘强、又死钻牛角尖?”

    “我是应该受惩罚的。”文瑞替她抹去眼泪,“经过这次惨痛教训,我再也不敢做错事!”

    “我太过分了,平白地损失了几年时间,痛苦了几年。”琪莉攀住他的脖子。

    “以后我们有很多很多年补偿过去的损失,用一生去争取幸福、快乐。琪莉,”文瑞双手捧起她的脸,“我爱你,永远爱你!”

    他吻她,用几年的感情去吻她,迷惑着、陶醉着,直至相信琪莉真真正正地爱他!

    他喘口气贴着琪莉的脸:“如果你不喜欢注册,我们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

    “明天就去婚姻注册处,等云飞回来,我们去度蜜月,我们环绕地球一周。我们去度蜜月的时候,BB交给你妈妈照顾。”

    “你不怕她抢走你的儿子?”文瑞逗她。

    “公平,因为我已抢走了她的儿子。”

    “琪莉,”他呜咽,“我做梦吗?”

    “做梦呀,让我捏捏你,看你痛不痛?”

    “你还是这样调皮!”

    “我也要你调皮,孔文瑞怎能这样暮气沉沉!”琪莉搔他,“你怕不怕?你还笑不笑?”

    “怕、怕,老婆大人!”他一笑,泪珠都要滚下来。

    “要是儿子象你这样拉着脸怎么行?”

    “对了!琪莉。”文瑞捉住她的手,“我们的儿子呢?”

    “管家抱他到花园玩耍!”

    “不行!我做爹的还没有抱过儿子。”文瑞拖着琪莉的手往楼梯跑。

    “BB还没有起名!”

    “早起好了!叫孔家琪。”

    “一定要用麒麟的麒,父子一起便是瑞麟!”

    管家正在和BB玩捉迷藏。

    “那么大了!”文瑞看见儿子,眼睛闪亮。

    “快三岁,要上学了!”琪莉叫,“BB!”

    “妈咪!妈咪!”BB蹦着两条胖腿跑过来。

    “唔!乖孩子。”琪莉吻他一下,“你的,妈咪把爹带来了。”

    BB一双大眼睛瞪住文瑞:“爹?”

    “相片的爹,你不是要爹吗?”

    “孩子!”文瑞蹲在地上,一把抱住儿子的头。

    BB亲了文瑞一个响吻。

    文瑞也拼命亲儿子。

    好一幅父子图,琪莉流下了欢乐的泪珠。

    “妈咪,妈咪!彼得有爹,BB有爹!”

    孩子很开心。

    “你不叫BB,你叫孔家麒,记得吗?孔家麒,家麒有爹、有妈咪、有祖父,还有祖母!”琪莉也蹲在他们父子的身旁。

    文瑞用另一只手揽住琪莉,亲了亲妻子,又亲了亲儿子。

    “我们一家团聚,应该庆祝一下。”

    “把祖父、祖母一起请来!”

    “好!”文瑞抱起儿子,拖住琪莉:“祖母看见家麒,儿子和媳妇都不要了!”

    琪莉揽住文瑞的腰:“我们也不要他!”

    文瑞放下BB,两手搭着她的肩膊说:“她要孙子,我要妻子,各得其所。我们环游世界的时候,去瑞士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

    两人情不自禁地拥吻起来。

    “呼!”琪莉大大吸口气,突然起来地说,“BB呢?”

    “说过要妻子不要儿子!”文瑞拖着琪莉,“BB!家麒!”

    “妈咪、爹!”BB躺在草地上摇动他的胖手。

    (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