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夫 第二六八章 家业兴旺(大结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LM小说网:s.lmz8.cn】   第二六八章家业兴旺
  回到阔别多年的华。虽说乡音未改鬓毛未衰,可是抚今追昔,小小和江志轩夫妻俩心中都是感慨万千。
  走进曾经万分熟悉的江府大宅,院子里的一切,似乎都还是以前的那般模样。小小看了看后的户头,见他的眼中竟然透露着一丝陌生和好奇的神色,连忙轻轻把他拉到边,指着院子里轻轻说道:
  “虎头,你还记得么?很小的时候,你便和娘亲住在这栋宅子里,你大爷爷和二爷爷,每里任由你骑在他们的脖子上,带着你到前面的镇子里,给你买很多好吃的好玩的……”
  虎头茫然的摇摇头,他离开华的时候才不到两岁,哪里能记得那么多?虽说对大爷爷和二爷爷不陌生,但是对这个他出生的地方,却已经着实没有什么印象了。江府当中安静异常,方才进门的时候小小便已经问过,两位伯父和伯母,嫌府中太。跑到皇家农场的钓鱼亭内打麻将去了。
  大哥江云此时正在皇家农场内忙活,二哥江枫,则是长期住在县城当中。一方面照料江家的祖宅,另一方面,也作为皇家农场在华县城内的办事处,负责收集本县和临近几个县城酒楼的订单信息,汇总之后传信回来,让农场发货过去,再由他进行分配。
  如今,但凡是和江家农场有业务往来的酒楼饭肆,对江云江枫两位大东主无不是毕恭毕敬,所有货物的货款更是从不拖欠。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江家农场能够保质保量、按时为他们提供物美价廉的各种原料;另一方面,如今天下谁人不知,这江家农场真正的东家,是开国伯爷江志轩,是当今皇后娘娘的干妹妹江夫人">。这样的背景,谁敢放肆?
  小小并没有让人去农场通知这些江家的亲人们,反正一会儿她也打算和夫君一起过去。她只想先来看看这个地方,权当做忆苦思甜了……
  回想当年,自己的灵魂刚刚穿越过来,附在这副本尊上的时候。那种凄苦、彷徨和无奈,那种面对一个陌生男子的恐惧……
  然后,小小的心中便越来越甜蜜。那时候自己假装失忆,可当时仅仅是个落魄秀才的夫君,却对自己照料有加,丝毫不曾生出过厌恶的神色。尤其让小小感动的是,在明知不敌的况下。夫君却义无反顾的要去找那些欺辱了自己这副本尊的歹人讨要说法和公道。
  一个原本温润如玉的秀才,一个讲究斯文和体面的读书人,为了自己的妻子,竟然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事来。不知不觉中,小小被夫君的那份痴所感动,渐渐的敞开心扉,慢慢的接纳着这个注定要和自己白头偕老一生的男人。
  那时家中一穷二白,连一三餐都没有着落,要靠同样窘迫的江二伯接济。那时候,心中虽然有压力,可更多的却是希望。因为小小坚信,凭借自己超出这个时代千年的知识,若是不能改变这种窘迫的状况,那就对不起这一遭死而复生的离奇遭遇……
  面冷心的江大伯借给了自己第一桶金,靠着那五百两银子。自己慢慢的发展,由小做大,最后让江家农场变成了皇家农场。这当中,经历的那些辛酸和险境,如今想起来,自然是是唏嘘不已。而且在这期间,自己何其有幸。认识了爹爹和娘亲,认识了姑父秦遗风,认识了姨父何进,在他们的关照下,夫君的仕途开始顺风顺水……
  再之后,夫君到宫中当差,自己在华持家。分居两地,望穿秋水,夫妻俩的感却丝毫没有因为距离而变淡。反倒如同存放多年的酒,愈发甘醇浓烈。
  虎头出世的那些子,是自己最开心的子,因为那意味着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有了根,自己再不是一个穿越而来的过客。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了和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紧接着,丫丫和蛋蛋两个小家伙的降生,再次为江家带来了更多的欢乐。虽说经历了难产,可是第二次生命,却让自己更加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一切……
  差阳错的救了皇后姐姐的命,让皇帝陛下对江家另眼看待,对夫君青睐有加。最终,夫君成了古往今来第一位三元进士,点翰林,封官职,授爵位,征山僚,牧杭州,平叛乱……
  这些事,一桩桩,一幕幕。如同电影一般在小小的脑海里一一闪过。这些事,有的是夫君自己独自经历,有的则是自己和夫君共同参与的。
  经历了这么多,夫君东奔西走了这么多年。如今,眼看着儿女们渐渐长大了,夫君也终于可以安定下来,不再和自己分离。自己也可以稍稍松一口气,不再担惊受怕,安安心心的相夫教子,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
  耳边传来雉奴的声音:“小姨,你在想什么?你都盯着门口看了快一个时辰了……”
  小小闻言一惊,终于慢慢收回了自己的思绪,轻轻摸了摸雉奴的头:“没事,小姨想起一些以前的事,走神了……”她的这个动作极为自然,雉奴李治也没有觉得有丝毫不妥。当初长孙皇后病重的那一段时间,小小便经常做这个动作,让李治小小的心灵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小姨,我们什么时候去烧烤?”这是小兕子的声音,这个可的小姑娘,服用了孙思邈开出来的药方之后,又坚持锻炼,到如今都丝毫没有病入膏肓的征兆。活泼可的模样。让小小心中也时不时升起那股念头:若是兕子是我的女儿,该多好啊。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所以,如今丫丫的一切装扮,小小都下意识的模仿着兕子小时候的模样。这倒就不疼丫丫了,这只是一种结,美好的东西,谁都希望能让它时时刻刻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怎么?小馋猫又开始嘴馋了是吧?少字现在是大白天,而且天气太,烧烤也没什么意思。咱们的等到夜里不了再去,好不好?”看着兕子期待的眼神。小小轻笑着答道。
  兕子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不过随即又释然了。小孩子都是这般,张口就要,闭口就想得到。一旁的江志轩,左手抱着丫丫,右手抱着蛋蛋走了过来。脸上一片关切的神色:“夫人">,你没事吧?少字可是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小小从石阶上站起来轻轻摇头笑道:“夫君,妾没事。回到家中,能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妾只是在想,当初咱们如此困苦都走过来了,如今还有什么困难能难倒咱们呢?”一边说着,一边笑着向丫丫伸出双手。丫丫在老爹的上呆得本来就有些不舒服,见娘亲要抱自己,当下乖巧的一笑,张开两手,子就朝小小这边倾斜过来……
  鬟儿带着翠巧在江府的宅子里四处逛了一圈,脸上香汗淋漓。此时终于跑了回来,见小小终于回过神了,连忙急切的问道:
  “小姐">,你发完呆啦?现在咱们可以去农场了吧?少字这么多年没有见着青儿姐姐了,都不知道她变了没有。还有她的三个小家伙,不知道有多大了,咱们快去农场看看他们吧……”
  小小轻轻一笑:“你以为就你急么?你如今有孕,如此蹦蹦跳跳的可不好。都嫁人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是如同当初一般跳脱?”
  鬟儿做了个鬼脸:“嫁人又怎么了?李铁塔一天到晚在外面领兵,一年能回来个两三趟都不错了,您让奴婢学那些礼仪给谁看?”
  小小无可奈何的叹口气,懒得理她。这个和青儿一起,最先陪着自己开始创业的好姑娘,如今终于也有了一个好的归宿。小小记得,李嗣业在历史上好像是得了善终的。既然如此,她的下半生倒是丝毫都不用担心了。不过,想着小玲珑和高大魁梧的李嗣业,俩人站在一起的巨大落差,小小心中又有些忍俊不。连忙强行忍住,开口道:
  “好啦,你如何便如何吧。反正你又不是我夫人">。走,咱们去农场,看看咱们当初辛辛苦苦建起来的皇家农场,如今变成什么模样了……。”众人欢呼一声,鱼贯而出,顶着头朝农场而去。
  依然是白色的外墙,灰色的房屋。踏进大门口,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清爽和干净,没有任何难闻的气味。不需要任何人领路,小小带着后的一帮小家伙,当先便朝自己当初办公的地方而去。到了门口,值守的护卫正要询问,一看是鬟儿,当场便要惊喜的叫出声来。却被鬟儿连忙阻止了,然后,这个孩子气不改的将军夫人">,蹑手蹑脚的往房间里潜过去。看得江志轩一乐,轻轻凑到小小耳边笑道:
  “鬟儿的这个动作,倒是像极了李嗣业偷袭敌军的时候……”一句话逗得小小险些噗嗤一声笑出来,连忙强行止住,冲他翻了翻白眼……
  很快,屋子里传来鬟儿一声大叫,然后是青儿的尖叫声,再之后便是两人欢天喜地的大笑声。见鬟儿使坏成功,小小这才和夫君对视一眼,摇头笑着朝里面走去。分别这么长时间,骤然相见,众人自然又免不了一番唏嘘和惊喜……
  当晚,江家众人,包括两位伯父和伯母在内,在烧烤场内烧烤,江枫也被江二伯特意叫人从县城拉了回来。一家人其乐融融,共叙别后形,一直笑闹到天色将明,直到丫丫和蛋蛋,还有江云江枫俩人的四个和丫丫蛋蛋年纪相仿的小东西吵闹不修的时候,才各自回房歇息……
  贞观十三年八月初二,交代好了华农场的所有事务之后。载着小小夫妇,江家大伯和大伯母,还有一班吵吵闹闹的小家伙的马车,再度驶离华县,踏上了返回京师的旅途。
  小小将江家农场和华的江府,萧江别墅等等产业,全部交给江云江枫兄弟打理,每年仅仅象征的让他们上缴五万贯银钱。其余的银子,让他们留作家用,自由安排。这样也算对江家的族兄和青儿有个交代。至于江家义学学堂,则依然以江志轩的名义继续开办着,并且立下了规矩,每年考核下来,学业最为优秀的前五名学童,可以到京师的开国伯府,接受江志轩的亲自教导。如此一来,原本有些散漫的学风顿时为之一震,所有学子无不以进京接受开国伯的教导为荣………
  八月十六,过完中秋节之后,位于京师东市闹之地的开国伯府,正式开始动工改建。而在同一天,三元进士、原杭州刺史、开国伯江志轩,也正式入宫,履行晋王傅的职责,为当今的皇帝陛下教导其最为宠的小儿子——晋王李治!
  开国伯开府的消息,在第一时间里传遍了整个长安城。无数人的眼睛都盯着开国伯府的改建,想要看看是否有人跳出来制造些麻烦。这些人倒是没有失望,仅仅是开工的第二天,便有好几拨看似地痞无赖的人前来生事,却被京兆府的府兵统领史贞襄,带着一群凶悍的京兆府府兵一顿乱棒打得哭爹喊娘,狼狈逃窜……
  半个月后,又有户部,兵部,工部等各部的官员小吏,前来找这样那样的麻烦,挑这样那样的刺。没想到那位平里行事一向低调的三品郡夫人">,竟然一反常态的强硬,连大门都不让这些官员进。非但如此,从那还在改建的开国伯府中,竟然气势汹汹的冲出来三十多名高官显贵的夫人">,趾高气扬的呵斥这些低级官员。弄得一班小吏灰头土脸,再也没有丝毫脾气……
  贞观十三年的年末,气势恢宏的开国伯府,终于在长安城东市巍然立起来。在腊月十六开府的那天,当朝天子李世民陛下和国母长孙皇后,亲自前来道贺,并送上了丰厚的贺礼。晋王李治手书“开国伯府”四个大字,小小当即便让人制成金匾,高挂在府门之上。至于其他官员,虽说亲自到场的人不算多,可整个长安城排得上号的高官夫人">,却几乎一个不拉,全部到齐。一时间,让原本开阔的开国伯府也显得有些拥挤……
  ……
  ……
  ……
  子一晃便是四年,贞观十八年六月,当朝国母长孙氏再度病重,很快便病入膏肓。杏林过手孙思邈奉召入京,诊断之后,当场便宣布再也无救。皇帝李世民虽然心中悲痛,却已经在五年前便已经知道了结果,故而并未迁怒于他人……
  贞观十八年六月二十一,一代贤后长孙氏在立政去世。皇帝李世民昭告天下,举国沦丧。然而,就在长孙皇后薨毙后的第三天,东宫太子李承乾,伙同汉王李元昌,大将侯君集等人,密谋举兵叛乱以求自保。还未举事,便被人告发。李世民闻言惊怒交加,再加之心中哀痛观音婢之死,下令废除其太子之位,交宗人府赐死。后在长孙无忌等一众老臣的哀求之下,赦免其死罪,废太子为庶人,徙往黔州。
  第二,因为涉嫌谋bī)宫,与太子争夺储君之位,魏王李泰被改封为顺阳王,徙居均州之郧乡县,彻底失去了入主东宫的可能……
  贞观十八年九月初一,朔望大朝之上,李世民宣布,改立晋王李治为太子。原晋王李治,除晋王封号,入主东宫,称太子;同时,原晋王傅江志轩,被任命为东宫长史兼太子詹事,署理东宫一应事务……
  …………
  …………
  又是一个五年过去,贞观二十三年三月。已经更名为开国侯府的江家大宅之内,六张八仙桌上,二十多名穿金戴银的贵妇,面色紧张的盯着自己面前的牌面,对周遭的一切都丝毫不觉。
  当中一名穿一品诰命服饰的贵妇,肤如凝脂,气质高贵。眉宇间挂着一丝成竹在的笑意,颇有些不耐的瞪着上家的一位老夫人">:
  “娘亲,您就不能快些么?这张牌您都犹豫了一盏茶的功夫了……”
  下家的两位贵妇连连点头,其中一个年轻些的更是口如连珠:“就是就是,姐姐你行行好,快点打出来吧,若是放了炮,我‘疯二娘’给你出银子便是……”
  就在这时候,一名剑眉星目,面如冠玉的长须男子,一手牵着一个年约十一二岁的半大孩子冲了进来。一进来看到这幅模样,脸上的愤怒瞬间便转换成了苦笑:
  “我说夫人">,你说你这是相夫教子么?全天下哪有如同夫人">这般轻松的相夫教子?”
  当中那位贵妇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发现两个孩子的脸上竟然有抓痕印,顿时丢下了手中的麻将,跑过来柳眉倒竖,恶狠狠的问道:
  “丫丫蛋蛋,你们这是去做什么了?说!”
  其中那个长的颇为斯文秀气的男孩子闻言,眼神有些闪躲,可还是老老实实的答道:
  “回娘亲的话,孩儿和妹妹到舅父府上玩耍。两个表弟见妹妹手中有好吃的,便跑来抢夺,孩儿要保护妹妹,便和两个表弟扭打起来,然后便……便弄成了这幅模样……”
  贵妇人闻言,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两个小家伙到外面去惹事了呢,原来是这样。当下蹲下来,和颜悦色的教育道:
  “你们是哥哥姐姐,应该让着表弟啊。既然表弟喜欢,你们便是让给表弟就是,为何要挣来抢去?你爹爹给你们讲的‘孔融让梨’的故事,忘了么?”
  那男孩子闻言,当场叫了起来:“娘亲,孩儿正是记着孔融让梨的故事,所以才和弟弟们扭打的啊。孔融是弟弟,他把梨子让给哥哥了呀……”
  那贵妇人脑门上泛起阵阵黑线,站起来指着那男子,一双玉手哆哆嗦嗦好半晌才说出一句话来:“你……你……你便是这么给儿子讲道理的?”
  那一华服,气势高贵的男子,脸上闪过一阵惭愧的神色,正绞尽脑汁的想要给出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却又听见后传来一阵喝斥:
  “两个小东西,谁教你们抢表兄和表姐的东西的?想吃什么跟你老子说啊,你老子有的是钱……”
  众人回头一看,便又看见一个大胖子,领着两个小胖子,颠颠的朝院子里走来。大胖子的手,还不停轻轻的在两个小胖子头上敲来敲去。其中一个小胖子明显不服气,仰着头轻轻的顶了一句:“这不是跟爹爹您学的么?看见好吃的,先弄过来吃了再说……”
  那大胖子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涨红着一张脸,好半晌才闷声闷气的训斥道:
  “再顶嘴,今晚的叫花鸡你便想都不要想了,难道你从你老子上就学不到点好的么……”惹得场中众人一通爆笑……
  笑声未停,一个眉清目秀的半大小子又冲了进来,张口就对那位华服男子叫道:
  “爹,快快准备一下,宫中又来人找您了……”话还没说完,便见他后冒出来两个拿着麈尾的小太监,先是对这那眉清目秀的半大小子讨好的笑笑:“江大将军跑得可真快,奴婢等人可是累得够呛啦……”说着竟然真的喘息了半晌,然后才稍稍直起腰,对中间那华服男子拱手行礼:
  “侯爷,陛下方才已经下旨,自明起,由太子监国理政。太子请侯爷速速进宫,说是要请教治国理政之道……”
  这华服男子自然便是江志轩了,听了那太监的话,他轻轻颔了颔首:“唔,知道了,我这便进宫,请公公稍侯……”
  说着,朝站在旁边的贵夫人">使了个眼色,这贵夫人">自然便是一品开国夫人">小小。得了夫君的眼色,小小心领神会,两锭沉甸甸的银子极其自然的落入了两位小太监的手上,乐得两个太监傻呵呵直笑。其中一个傻笑着道:
  “谢谢夫人">,马车就在府门外,奴婢们在外面恭候侯爷……”然后转走了出去。
  远远的,众人听见这两个小太监小声的嘀咕道:
  “侯爷夫人">可真是大方啊,咱们这些小人物,这一打赏下来,起码就是十两银子,啧啧……”
  另一个道:“那是自然,侯爷夫人">,那是什么人?江侯爷之所以能有今的地位,可是和侯爷夫人">有着莫大的关系的。”
  “那倒是,坊间都有人唱曲儿呢:‘救乡邻,办农场;遇贵人,识药王;救皇后,把夫旺……’咱们侯爷夫人">的旺夫故事多着呢……”
  第二六八章家业兴旺(大结局,到网址
【LM小说网:s.lmz8.cn】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