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紫晖

浩瀚星海中,无尽得冰冷与黑暗弥漫,绝对意义上的孤独,万亿的星球中,只有寥寥无几的存在生命的栖息地。

定位,紫气缭绕的宇宙星球,被当地人称为紫晖的星球。

这个星球分为四极,四极外则是被称为无尽海域的禁区。

这个地方大陆分为五个部分。

东胜神州,妖族为主,妖皇统治的疆土。

西天佛州,修佛之人所在,万佛朝宗,佛祖便在大雷音寺诵经,授业解惑。

北玄州,中州,众多散修与道统的驻地,万族林立。

南蛮州,一些原始土著居住地,其起源已经不可深究,被称为被诅咒的地方,黑暗侵蚀着这片土地,外来人不敢轻易踏入,亦是一大禁区。

南蛮州与中州的接壤地,中州的边陲之地,这里由于靠近南蛮州的缘由,鲜少有人在此地生活,荒芜与破败是这个地方的主色调。

贫穷与饥饿将这个地方变得原始残暴,偶尔南蛮州的生灵出没,中州和另外四州都派遣出大量的力量来此地镇压,战争从未停歇,连年的战争已经导致了不少家庭的破裂,出生的幼之童没了爹娘,本应该奔跑嬉戏的孩童却缺胳膊少腿,在乱世之中苟延残喘。

修士如同草芥一般被收割,又何况这些寻常百姓呢?

一处破败地,一个方脸姑娘沐浴在阳光下,周围是一片荒芜,白草黄土,风一吹便是飞沙走石,干旱和战争将这片大地摧毁得满目疮痍。

方脸姑娘虽然奇丑无比,但那颗眸子却如一汪清泉般澄澈,似乎眼神中总有着期许,她时常遥望北方,那里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那个地方距离此地十万八千里,她只是一个寻常人类,远远不能如同修士一般在天空上驰骋,有日行千里的风流潇洒。

若是徒步去往心中的希望之地,怕是耗尽百年的光阴,这还是得在顺利的情况下。

她只记得了小时候那个男子离去时的话语。

“在这里等我回来!”

她记住了,并在此地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二十年,可是她觉得那个男人不会骗她,她就在这等啊等!二十年一晃而过。

而这寂寞的长夜陪伴她的则是一些战争孤儿,他们有的断手断脚,有的失去了双眼...

可是他知道这些孩子活不长,他们身上沾满了那恐怖的黑血诅咒,她每年都要亲手埋葬一批孩子。

这天夜里,她仰望星空。

突然一道流星划过,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突然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道:“老天爷啊!赐我一个相公吧!”

祈求完毕之后,她再次抬头望向天际。

陡然发现这颗流星居然陡然飞向她所在的地方,她猛地瞪大了双眼,大喊大叫道:“我不许愿望还不行吗?嘤嘤嘤,不要杀人灭口啊!”

这颗流星下降的速度很快。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了起来,方脸姑娘缓缓睁开了眼,发现在大坑中的不是一颗流星,居然是个人的形状,在空气中弥漫中一股焦糊的味道,待这个人形流星冷却之后,方脸姑娘小心翼翼地将这个人形流星翻了过来。

一下子就吓呆了,居然是个带把的,这...算是愿望成真了?

这一夜的流星异象被东西南北中五处的生灵观测到,要知道这种天地异象都在象征着将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对于这颗星球的生灵来说,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整个星球的格局将不再如同现在一般,至于会造成什么样的局面,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妖皇夜观星相,语重心长地道:“这究竟象征着什么呢?”

大雷音寺停止了诵经声,佛祖和诸佛朝着星空,双手合十放于胸前,轻声呢喃:“阿弥陀佛!”

...

约莫过了三天后,更多的修士被派往了中州与南蛮州接壤的地域。

叶尘也是在方脸姑娘的细心照料,加上强横的身体恢复能力,在三日后奇迹般地苏醒了过来,只是他似乎落地的时候受到了脑震荡,彻底失忆了,完全回忆不起过往的种种了。

“我是谁?这又是在哪儿?”叶尘揉了揉脑袋,从床榻上缓缓直起身来,望向在床榻边的方脸姑娘。

“我不知你是谁,但是你可以叫我姬美丽,这是我住的地方。”姬美丽如实告知。

如今的叶尘记忆全失,甚至失去了善与恶,美与丑的判定。

“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叶尘此时眼神痴痴地盯着姬美丽看。

“每天帮我管理一下后院的菜地,管吃管住管老婆!”姬美丽突然脸色羞红一片,看上去甚是娇羞。

没成想叶尘傻乎乎地问了一句:“老婆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阿巴阿巴。”

姬美丽哑然一笑。

叶尘由于思想单纯,心无邪念,最终姬美丽给叶尘取了个新名字叫作“思无邪”,叶尘觉得这个名字挺好听的,就点头答应了。

每天和姬美丽照料战争孤儿,耕种菜地,维持生活,埋葬死去的战争孤儿..日子虽然过得清贫,但也还算的上幸福。

在姬美丽的忽悠下,叶尘在战争孤儿的见证下,完成了拜天地,可是入了洞房思无邪却呼呼大睡了。

姬美丽觉得自己很幸福,可是还缺少了一个重要的人的祝福,这个人就是将她遗留在此地的父亲,身在北玄州的姬家,排行第八的家伙儿,也就是姬家老八,姬无情。

他一直在等待父亲将她带回姬家,可是等来的只有呼呼的寒风,与夜阑人静时的孤独。

但是她一直心存着希望,她觉得自己的父亲不会将自己抛弃的,她就一直傻乎乎地在这里等待。

她将自己心底的秘密告知叶尘,叶尘说有一天会带她回到姬家的。

与姬美丽生活了三个月后,这一天彻底改变了一切。

一伙儿马匪来到此地,烧杀强掠,犯下了对于他们相当于灭顶之灾的恶行。

在这此地被照料的孩子都杀掉了,叶尘跑出去反抗,却被马匪一脚踢飞后脑勺撞在了石头上,磕破了头,流了很多血,姬美丽也在跑过去救叶尘的时候,被马刀割破了胸膛,眼中的生命火苗也是越发地衰弱。

她努力地爬到叶尘身边,嘴里含糊不清地道:“思无邪...”

本来以为叶尘已经失去,没想打他突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他的脑海中充斥着各种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他头疼欲裂,嘶吼着。

冷静下来之后,望着叶尘已经与其结为夫妻之人将要燃尽生命之火,终是不忍,他慢慢踱步走到这个妻子身边,将其挽入怀中,一句话也没说。

在感知大限将至时,姬美丽弥留之际,用着虚弱至极的语气道:“思无邪你没事就好...我希望能将我的骨灰洒落在北玄州姬家陵墓中。”

说完,她就彻底失去了生命,手臂垂落在地面上,叶尘脸色阴沉,淡淡地道:“我会的。”

他缓慢放下女子,生怕女子再受到任何一点伤害,他于心不忍,袖口鼓风,微微一动,墨玄剑凭空出现,他只是冷漠地说道:“杀!”

当第一个马匪同伴被杀之后,剩下的马匪皆是聚集在一起,手中挥动着马刀,朝着叶尘劈砍而来。

“我擦,这蛮子居然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了,兄弟们,把他给碎尸万段,以报逝去兄弟的大仇。”

叶尘以手中的冰冷黑剑,无情地收割着这些生命,如同在割韭菜一般。

马匪毫无反抗之力,只能单方面地被叶尘屠杀,直接被一路碾压,马匪见势不妙,便要逃跑,可是叶尘会允许他们逃跑吗。

虽然直接是自己失忆后结婚的,但无论如何,不论喜不喜欢,这个女子都是自己结发夫妻,他们确实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抛弃一身臭皮囊不说,姬美丽绝对是叶尘见过的女子中最善良的。

这一夜,袭击此处的马匪无一出逃,皆殒命在此,叶尘浑身浴血,性情大变。

叶尘独自一人葬下了战争孤儿,但这次他不愿意葬下姬美丽,因为她希望能够葬在那遥远的北玄州姬家,也许是远方的游子心中最大的期盼就是能够落叶归根。

但是他不愿火化姬美丽,第二天姬美丽的容貌发生了改变,不再是方脸菇凉了,而是容貌大变,就像是换了个头一般,变成了精致的瓜子脸了,姬美丽变美丽了,可是其身体已经冰冷了,血已经凉透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叶尘不解,总觉得哪一天她还能复苏,就没有火化,这次他将姬美丽的尸骸放在墨玄剑中的空间保存了起来,在空间内单独开辟了一片区域给姬美丽的尸体。

离去之时,身后的房屋已经成了一片灰烬废墟,叶尘淡淡地望了一眼,语重心长地道:“没什么可以留恋的了。”

说罢,便转头望向北方,少年发丝垂落在眼前,他阴沉着脸,一身麻衣,脚上穿着姬美丽生前给他做的草鞋,肩上挑着日月星辰,在远处的地平线上消失了落寞的身影......

(全书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