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的发生,眼睛中透露出满满的不可思议,他意外的不是苏念尘有什么保障,也不是意外他有什么小动作,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苏念尘拿出来的竟然是血精!

血精,意如其字,乃是由人身体内的精血所凝结而成,但凝结血精的代价是十分惨痛的,想要凝结血精,必须要以自身一半的精血为代价来凝结,而且终身只能凝结一次,因此,血精也算是禁术,但是,血精的作用是很大的,血精的作用取决于凝结血精的这个人,这个人的实力越强大,那么所凝结出的血精也越强大,血精可以抵挡精血之人实力层次的攻击,只要实力层次相同,那么,血精便不存在被打破的可能,但同样的,任何东西都是有着时间限制的,血精只可持续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过后,血精自发消失。

黑衣人有些气愤,自己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都没有来得及阻止苏念尘,想到这里他跨步上前,掌中出现一炳刀,刀身洁净无比,像是一把新刀,他看向手中的刀,目露寒光,一刀劈向血精,毫无反应,接下来持续挥刀,依旧毫无反应。

“沧月刀法,第三刀,沧月光临!”黑衣人轻喝道。

沧月刀法共有三刀,第一刀名为沧月如尘,寓意天上的月亮就如那尘埃般,只与那些渺小的星星为伍,毫无霸气,这一刀讲究内涵要做到收放自如。第二刀,沧月比天,寓意天上的月亮无论如何没有霸气,可总归是天上的,这一刀讲究豪放,刀法在此时应做到大起大落,不要有局限。第三刀,沧月光临,寓意,月亮总有明亮之时,之前的黯淡只不过是因为乌云遮掩了而已,这一刀要做到霸气霸道,不能有一丝怯懦。

只听一声巨响,随后黑衣人看向血精,血精依然是没有任何损伤。

“看来,此人的修为比我高,我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血精只可持续一炷香,那么,那人便会在一炷香的时间内赶来,我现在要做的便是赶紧离开这里。”想到这里,黑衣人立刻往洞口处走去,但,下一秒,他又缓缓地进来了。

意外总是在不经意间来临,只见那洞口处修伯缓缓走入,黑衣人缓缓后退,苏念尘见到修伯内心一喜,知道今日已无危险,当即对苏雨说道:“没事了,修伯已经来了,我们不会再有危险了……”说完摸了摸苏雨的头,苏雨点头嗯了两声。

“说吧,你是什么人,如实交代我还能给你一个痛快……”修伯沙哑的声音在整个山洞飘散着,配合着山洞缺少阳光的原因,带给人一丝的恐惧感。

郑卜看着自己眼前的老人,他没有想着动手,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是对手,恐惧从内心一点一点地冒出来,这一幕和多年前那一幕多么地相像啊!可笑的是,今天自己却是要死了吗?

可是当年的那一幕是那么地美好,而再出现这一幕的时候自己却是要死了吗?真的是世事难料啊……

……

……

“你叫什么名字?”

眼前的少年并没有回答自己,微微一笑,声音尽量柔和些地说:“我不是坏人,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少年身上的衣服已经满是烂洞,杂乱不堪,但是眼神却是那么地倔强,双手抱腿,低头不发一言。

少年身前的人一袭黑衣,看不出年龄,看不到面容,只能从声音辨别出他的性别,此外,就只能看到一双白皙无皱的手了,少年看到这双手伸向自己,少年想要躲开,可那双手却似有着什么魔力,自己并没有躲闪,任由那双手碰到自己,少年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这种感觉好熟悉,好熟悉,像是自己的父母一样,少年被抱在他的怀里,留下了他的眼泪,那自从父母离开自己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的眼泪。

夕阳下

一人走向远方

怀里抱着一个少年

少年已然安睡

嘴角带笑

……

……

“呵呵,不愧是当年号称【剑修罗】的木子修,十多年过去了,依然是老当益壮,晚辈佩服,至于我是谁吗?告诉您老也无妨,晚辈郑卜,主子乃是当年大虞帝国的恭亲王苏逸山,这次来是奉王爷之命,前来向殿下打听一件事”说完,看了一眼扶着苏雨同样看向自己的苏念尘。

“前来打听什么消息?”木子修手上出现虞叶,淡淡地问道。

郑卜看到木子修的手中出现虞叶,惨笑一声,暗道自己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克服自己心中那种恐惧,可是并没有用,便笑了笑道:“这个问题晚辈恕难从命”

木子修并没有感到意外,只是淡淡地说道:“你可知你说出这句话的后果?”

“不就是一死吗?我郑卜难道还怕死吗?”郑卜飒然一笑,接着又说道:“你就不怕我在死之前拖着两位殿下吗?这点距离他们可是很危险的。”

木子修只说了一句话便让郑卜沉默了下来:“有我在这里,你不可能有这个机会。”

这个情况郑卜也有考虑到,但是如果不试试谁又知道最终的结果如何呢?所以,郑卜想要试一下,至少,自己在死之前拼过了,这算是自我安慰吗?

木子修看出了他的想法,虞叶瞬间刺去,而郑卜则是选择对虞叶不管不顾,一心一意地来到苏念尘和苏雨的身前,虞叶刺入郑卜的右手臂,郑卜本来想劫持苏念尘和苏雨,但现在右手臂受伤,刺激着他,迫使他瞬间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你不是要杀我吗?好啊,那我就杀了这俩人,我死也要拉上两个垫背的,郑卜将右手的刀扔到左手上,左手举刀,沧月光临瞬间发出,而目标正是苏念尘和苏雨。

苏念尘看向斩向自己的那一刀,心中似有一种难言的感情,随后手中出现天尘剑,挥剑,三绝神元剑第一剑,绝神,完成这些事几乎是在一息时间内完成的,随后苏念尘倒下,原本被苏念尘所扶着的苏雨也跟着倒下,但好在苏雨反应很快,正当苏雨想要将苏念尘扶起来的时候,两人因刀光剑光所碰撞产生的爆炸而被冲到一旁,兄弟两人同时撞到石洞岩壁而昏倒,而天尘剑也随手脱落。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但幸好木子修的反应也很快,瞬间来到兄弟两人旁边,看了看一边咳血不止的郑卜,又看了看昏迷的兄弟两人,意识到不妙,当目光看到天尘剑时,脚一抬,天尘剑被木子修右手接住,随后消失。

“嘿嘿,刚才那把剑就是名震整个天尘界的天尘剑吧?当年大虞帝国覆灭之后,没有一人见到天尘剑,便都说这件当世神器已经被毁灭了,也有人说是丢失了,同时也有人说已经被一些行动快的人给带走了,不管怎么说,这件神器很多年都不会再出现了,现在再说嘛,嘿嘿,没想到不过才十一年而已,这件神器便再次出现了……”郑卜咳血不止,却不知为何硬是说出了这些话。

“哼,你既然看到了这件当世神器,那么你也是死而无憾了,刚才那些话便当作是你的遗言了,现在,你可以安心地去了。”木子修冷声说道。

“确实是死而无憾啊……”郑卜呼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死亡。

等了一会也不见木子修有何动作,不禁疑惑地睁开了双眼。

“呵呵,木兄,别来无恙啊,多年不见,近来可好?”郑卜身前突然出现一个人,笑容可掬,但不变的,同样是一袭黑衣,不过却是可以看到脸了。

郑卜看到来人,连忙低头道:“王爷,属下办事不利,请王爷责罚!”

“你先疗伤,有什么事稍后再说。”回头看了一眼郑卜,接着又看向木子修。

当目光触及苏念尘兄弟两人时忍不住问道:“想必这边是我的两位侄儿吧?”

“哼,苏逸山,想你堂堂大虞帝国恭亲王,帝国覆灭当天竟不见你的身影,你,到底是何居心?”木子修有些怒气,低声斥道。

“木兄误会了,我也是身不由己,身不由己啊,否则,我苏逸山身为皇室中人,岂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大虞帝国覆灭?”苏逸山听出木子修的恼怒,连忙解释道。

“哼,连原因都不敢说,我看你怕是去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接着又说道:“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你找殿下何事?目的又是什么?说清楚了,你也就可以走了。”

木子修这句话说的十分霸气,可是,苏逸山却浑然不为所动,依旧是满脸笑容。

“木兄是想要和我一起共商大事吗?若是如此的话,告诉木兄也无妨,可若不是,那木兄请恕我无可奉告了。”

木子修看着苏逸山满脸笑容地说完话,然后说了句:“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说完走出山洞。

苏逸山感觉有些无奈,随后对自己身后的郑卜说道:“你在这里好好疗伤,任何事都不用管了。”

郑卜点头称是,随后运功疗伤,苏逸山再次看了一眼苏念尘和苏雨,随后也走出山洞。

此时,出云山上,两人对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