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五一节,有七天的长假。

    妈妈坚持要休假了,说是要和林不凡的叔叔一起带我和林不凡去千岛湖玩。林不凡很不屑地说千岛湖有什么好看的,要去就去西藏,要么就不去。

    他最近开始迷上西藏,收集关于西藏的很多东西,所以一点也不领妈妈的情,我很生气地骂他说:'你那么喜欢西藏,你怎么不搬到西藏去住呢?'

    '完全有可能啊。'林不凡说,'去那里工作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那你妈一定会被活活气死。'我警告他,'你妈上次跟我说过了,还指望着你带她在欧洲定居呢!'

    '那她没指望了。'林不凡没良心地说,'我是一定要在国内的,我喜欢中国。'

    '那你不喜欢千岛湖?'我抢白他说,'难道千岛湖不是中国的吗?'

    他说不过我。只好说:'叶叶你现在越来越喜欢斗嘴了,都是在网上学来的吧。'

    '是啊,'我说,'你终于又承认网上可以学到东西啦。'

    '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排斥聊天的啦。'林不凡第一次有所松动,他说,'你那个朋友妖妖就很不错啊,打油诗写得顶呱呱。'

    '啊?'我说,'你跟她聊过天啊。'

    '没,没有。'林不凡鬼鬼祟祟地说,'我只是看论坛而已。'

    '我审妖妖去。'我说,'我要是知道你们两个有事瞒着我,我跟你们没完!'

    '祝你在千岛湖玩得愉快!'他看来是铁了心不去了。

    不管林不凡去不去,我反正是想出去旅游旅游的,我好多年都没有出过这座城市了,都快成井底之蛙了,而且妈妈好不容易有空陪我,去哪里我都愿意。

    可是没想到的是,到后来连千岛湖也去不成了,妈妈万分抱歉地对我说:'广州有个很重要的客户在等着我,一定要去签约。'

    广州!

    自从认识妖妖以后,广州这个城市在我心里就有了很多别样的意义,那里住着我的一个好朋友,我们一起分享快乐和悲伤,看似分离其实却心意相通亲密无间。

    我想去看看妖妖!这个念头从我的脑子里冒出来后我就不能把它赶走了,我对妈妈说:'妈妈,你带我一起去广州好吗?'

    '我是去办公事啊,怕没空陪你玩呢。'妈妈说。'不用你陪!'我说,'我去找一个网友,就是上次我跟你说起过的那个女孩子,我都在网上认识她快一年了,可是我还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呢?'

    '网友见面?'妈妈打趣地说,'叶叶够新潮的啊!'

    '答应吗?'我忐忑不安地问她。'答应!'妈妈就是这点好,做人干干脆脆。

    我欢天喜地去上网,等了好久才等到妖妖上来,我急不可待地对她说:'妖妖,我们要见面啦!'

    '啊?'妖妖说,'什么意思?'

    '我要到广州来啦!'

    '啊??什么时候啊。'

    '五一节啊,我妈妈去出差,顺便带上我。不过我可是专程看你的哦。'

    '哦。'妖妖想了一下说:'瑟瑟,我们真的要见面吗?'

    '你不愿意吗?'我能感觉到她的迟疑。'不是,不是。'妖妖连忙说,'我也好想见瑟瑟呢。只是这消息太突然了,我一下子承受不住呢。'

    '没出息。'我说。'你不怕我们跟彼此想象中的不一样吗?'妖妖问我。'不怕。'我肯定地说,'我们跟别的网友是不一样的,对吗?'

    '对对对,'妖妖说,'我也不怕。'

    '陪我逛广州?'

    '好好好,还陪你说话,一直说到天亮。'

    '好呀好呀。'我把妈妈的手机号码留给了妖妖,也要下了妖妖家里的电话号码,并告诉她我到了广州住下来就马上跟她联系。'好的。'妖妖说,'我等你。'

    林不凡知道我要去广州见妖妖惊讶得要命,他说:'叶樊啊叶樊你怎么这么俗气,网上感觉好是很不容易的哦,你却非要去把这份好感觉破坏掉,笨!'

    '不会的。'我自信地说,'我不会让妖妖失望,妖妖也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网络和现实是有距离的,'林不凡警告我,'你必须接受这个事实,要是美好消失了,你和妖妖在网络中也不能成为好朋友了,多可惜。'

    '危言耸听!'我臭他老远。'不听大人言,吃亏在眼前哦。'他还是摇头。

    我又气得摔了电话。

    和林不凡比起来,幽默大师就显得讲道理多了,他说:'暖暖和妖妖要见面了?好事情啊,两个小姑娘该有说不完的话啦。而且还不用给中国电信交钱,真让人羡慕啊!'

    '呵呵,大师你跟网友见过面吗?'

    '见过很多很多次啊。'

    '那你……会不会有失望的时候呢?'

    '没有啊。'

    '都让你满意?'

    '我是成年人啦。'幽默大师说,'我会思考呀,比如在去见一个女网友之前,我会对自己说,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天仙啊。要是去见男网友呢,我就想,周润发只有一个!'

    '呵呵,大师你真会说笑!'

    '不然敢叫幽默大师?哈哈!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朋友是要用心来交的,心心相通比什么都好,你说呢暖暖?'

    '对。可是你总是忘掉我叫瑟瑟。'

    '哪一天你自己也忘了,我就开心了。'大师说,'祝你和妖妖见面愉快,并代我问候她。'

    '好的。'我说。

    就要见到妖妖了,还真是有点激动呢。

    可是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美丽和简单。飞机一到了广州我就发现林不凡这家伙还真是有点先知先觉,我打了数次妖妖留给我的她家的电话,得到的提示音都是'你所拔打的电话号码为空号,请查询后再拨!'

    怎么回事????

    我要在广州呆三天,走之前我还在论坛留过贴,告诉过妖妖我到达和离开的航班,她应该不会不知道我已经到了吧。

    难道是我记错了电话号码?

    可是妈妈的手机也一直没响过,真是急死人。

    妈妈安慰我说:'别着急,再等等,也许她有什么事也不一定。'

    我的脑子里千奇百怪的念头跑来跑去。'我要去办事了。'妈妈把手机留给我说,'给你等电话吧。'又给我一百块钱说:'要是在宾馆里闷了,就到外面去走走,记得要打的,要记住回来的路,千万别乱跑。'

    '知道了。'我说。

    我闷头闷脑地盯着电话,期待它会突然响起,可是我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失望了。

    妖妖你究竟在哪里?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是刻意不想见我吗?要知道我可是专程来看你的啊。

    无数的问号在我心里徘徊不已。

    没有妖妖的广州,对我来说成了一座没有意义的空城。

    那二天,我哪里也不想去,妈妈抽空说陪我到街上逛逛我也拒绝了,我只去了饭店附近的网吧,我在网吧里逗留了很久,不停地刷新不停地寻找,都没有妖妖的踪影,直觉告诉我,她没有来过网上,她就这样一下子地凭空消失了。

    林不凡知道了我的状况,在电话那边讥笑我说:'我早跟你提过醒你偏不听,现在被人捉弄了吧?活该!'

    '可是我实在想不通是怎么一回事。'

    '别去想了,那个妖妖,是个男的也不一定,人妖,人妖!'林不凡在那边哈哈大笑。'不可能,'我说,'我跟她通过电话的。'

    '那又怎么样呢?李友锋的故事你忘了?'林不凡说,'你枉在网上混了那么长时间,老是搞不懂网络的游戏规则,玩不起就不要玩。'

    '我已经很难过了,林不凡你不要再讲我!'我朝他大喊大叫。'好好好,'林不凡说,'不讲就不讲,你早点回来吧,我教你如何做个人主页。'

    '再也不上网了。真让人伤心。'我的眼泪就快要流下来。'哭吧!'林不凡说,'哭完了你就会好过些了,不过呢,我不会浪费电话费在这里听你哭了,我挂了!'

    说完,他就真挂了。

    留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发呆。

    妈妈的晚宴不知道要到何时才能结束,我是哪里也不想去了,网吧也不想去了,我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后天,我就要坐着飞机离去,想象中美好的相聚,没想到竟是这样残酷的结局。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

    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对我说:'请问是瑟瑟吗?'

    '你是?'

    '我是妖妖。刚才打你妈妈手机,她让我打来这里。'

    '妖妖?'我急切地说,'妖妖你怎么回事,我找了你很久。'

    '我知道,'妖妖说,'瑟瑟,一千一万个对不起。明天我再向你解释好吗?明天早上九点,我会在心蓝咖啡屋里等你。我留披肩发,穿蓝色的长裙。你应该可以一眼看到我。'

    然后她留给我地址,告诉我该怎么走,就挂了电话。

    我差不多一夜无眠。我只想早点见到妖妖,好早点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一大早就开始梳洗,不管怎么说,我不想让妖妖看到我疲惫的样子。

    妈妈有些担心地说:'你这个网友有点怪啊,我看还是我陪你去好了。'

    '不要,妈妈。'我说,'大白天的不会出什么事。'

    '那好吧。'妈妈说,'手机留给你,以防万一。'

    我接下了,但直觉告诉我妈妈有些小题大做,不会有事的。我敢保证。只是事情可能跟我预想中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而已。

    到底是哪里有一点点不一样呢,我无从揣测。

    九点整的时候,我准时推开了那间咖啡屋的门。

    我几乎是第一眼就看了妖妖,她背对我坐着,披肩的长发,蓝色的长裙。我轻轻地走到她的身后,轻轻地喊道说:'妖妖?'

    妖妖回过头来。

    我吓了一跳。

    我真的是吓了一跳的。

    在妖妖的左脸上,一道暗红色的疤痕丑陋地盘踞着。'瑟瑟对不起。'妖妖低声说,'我吓到你了吧。'

    '没……'我的心划过一阵尖锐的疼痛。我设想过关于妖妖的种种情况,不漂亮,不可爱,很胖,很丑,甚至残废,可是我没想到是这样的。

    我心疼地说:'妖妖,是因为这个你不想见我吗?'

    '是的。'妖妖勇敢地看我。她有一双多么美丽的大眼睛。'可是你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主意了呢?'

    '这些天我一直在犹豫,一直在挣扎。你都把你最隐密的故事告诉了我,我怎么可以那么自私,不和你坦诚相待呢!不过我的电话,终究还是迟了点,我一定伤你的心了吧?'

    '不迟,妖妖。'我说,'我一点都不怪你。'

    说完,我握住了妖妖的手,那手是如此的纤细和温暖。悸动像细细的泉从那手上流过来,慢慢地蔓延了我的全身。

    妖妖继续说:'因为这个,在我的身边,我几乎没有一个朋友。后来我学会了上网,在网上,我遇到了瑟瑟,她是一个多么可爱的有性格的女生,我可以感觉到她内心的寂寞,跟我一模一样,我是多么喜欢她。'

    '妖妖,'我说,'我也喜欢你。'

    '现在呢?现在也还喜欢吗?'

    '更喜欢。'我由衷地说,'见到你,觉得好亲切呢。'

    '瑟瑟你没撒谎吧?'妖妖不相信地说。'天地良心。'

    '瑟瑟你真漂亮。'妖妖说,'你比照片上还要漂亮好多呢。'

    '这都不重要,友情不在乎这些。'

    就在这时小姐过来问我喝什么,她一边问一边拿眼睛瞟着妖妖,我狠狠地一拍桌子说:'咖啡!'

    小姐说'哦!'吓得赶快走开了。

    妖妖笑了,说:'瑟瑟你和网上一模一样呢。'

    '嘿嘿。'我说,'你放心,在哪里,我都罩着你。'

    妖妖看着我说:'真好,有你这样一个好朋友,你看,因为我的愚蠢,差一点就错过了呢。'

    '妖妖。'我问她说,'可以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吗?'

    '那年我十岁,爸爸和妈妈离婚后的第四年,我跟妈妈一起回到了广州,以前的亲戚都不怎么理我们,妈妈带着我过很艰苦的生活。有一天,她很晚也没有回来,我饿得肚子咕咕叫,就自己炒蛋炒饭吃,其实那不是我第一次炒蛋炒饭,可是那一次就出事了,油浇得太旺,火冒了上来,我来不及躲……'

    '没有办法吗?'我说,'现在医学那么先进。'

    '一直在治,'妖妖说,'现在已经比以前好多了,妈妈说,一定会有办法的,要是有钱了,还可以做植皮手术。'

    '我妈妈有钱!'我冲动地说,'我让她帮你!'

    '不要啦。'妖妖说,'有瑟瑟这个好朋友,而且你还不嫌弃我,我已经好满足好满足了呢。'

    '你会重新变美丽的。'我鼓励她说,'一定会有那一天的。'

    妖妖忧伤地说:'但是到了那一天,我就不是十六岁了,十六岁是多么美好啊,瑟瑟我真舍不得一下子过完它呢。'

    '那我们一起慢慢过。'我说,'每一天每一天都细细地数,好好地过,好不好?'

    '好好好。'妖妖说,'你还记得幽默大师给你起的网名吗?他一定要叫你暖暖,我觉得你叫暖暖更贴切呢,你让人心里暖暖的。'

    '拍马屁!'我装着板起脸。

    妖妖咯咯地笑了,那是我熟悉而喜欢的笑声,像撒满一地的阳光。'还有啊。'妖妖正色说,'你不可以告诉林不凡。'

    '哦?'我说。'等到我重新变漂亮的那一天,才可以告诉他,可以吗?'

    '一定!'我承诺她。

    她又笑了,她笑起来真可爱,如果不是有那道疤,她应该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孩子。'所以,'妖妖说,'瑟瑟你真的比我幸运呢。你说是吗?'

    '如果真是的,'我说,'我愿意把我的幸运分给你一半。'

    妖妖把脸放到我的手掌心里来,她的伤痕贴着我的手心,有些粗糙,但是一样的亲切和自然。

    那晚我带妖妖去见妈妈,我把妖妖推到妈妈面前说:'妈妈,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妖妖!'

    妈妈真是个有见识的好妈妈,她一点也没对妖妖的长相表示出吃惊,而是一把搂过我们两个说:'真好,我们叶叶也有好朋友了。'

    吃完饭我们一起步行送妖妖去赶公车,经过一家电影院的时候,我看到一张巨大的海报,那是爸爸拍的新片,上面写着'首映式'。

    我迟疑了一下对妖妖说:'这是我爸爸拍的新片呢。'

    '你爸爸是叶……'妖妖惊讶地捂住了嘴,'这你可从来没有对我提过呀。'

    '因为我从来没把他当作爸爸过。'我说。'可是他依然是你的爸爸。'妖妖说,'这永远也改变不了。'

    '你想你爸爸吗?'我问妖妖。'有时想。'妖妖说,'有时一点也不想。'

    妈妈在一旁听着我们的对话。她一直微微地笑着,不表态。送走了妖妖后她却突然说:'我们去看电影吧,很久不看电影了。'

    我的嘴张成O字型。'走吧。'妈妈说,'你爸爸拍的电影应该不会错!'

    爸爸拍的影片是一部爱情片,男女主角历尽了很多的磨难,但是到最后,还是没能够在一起,电影演到最后,赚了很多人的眼泪。

    我看到妈妈的眼里也有泪光在闪烁。

    那晚躺在宾馆的床上,灯已经关了,我听到妈妈的呼吸,像黑暗里游泳的鱼,一下一下的。我忍不住问妈妈说:'妈妈,你恨爸爸吗?'

    多少年来,这是我一直想要问的一个问题。

    妈妈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她说:'不恨。'

    '为什么呢?当初他那么狠心地抛弃了我们。'

    '以前是没有时间恨,天天忙着生意。现在,是恨不动了。'妈妈说,'老了,恨是多么让人伤神的情感啊。'

    我从来没有和妈妈这么平起平坐地说过话,那感觉让我觉得好极了。

    妈妈又说:'叶叶啊,爱和宽容才可以让日子更加地美好一些。'

    '那么,'我飞快地说,'我也不恨老麦。'

    自从出事以后,这是我第一次和妈妈提到老麦,妈妈显然有些吃惊,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了一个字。

    她说:'好。'

    我心满意足地入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的飞机。妖妖特意赶到机场来送我。

    我跟她紧紧地拥抱,约好将来一定要考上同一所大学,然后,告别。

    走到安检口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妖妖很大声很大声的喊声:'再见瑟瑟,瑟瑟再见!'

    我回过头朝她挥手,她把手放在嘴边,又弯下腰大声地喊说:'再见啊,瑟瑟,瑟瑟,再见啊。'她的笑容是那么灿烂,全然不顾周围人看着她的目光。

    我也努力笑着,然后飞快地调头,不让她看到我眼中的泪水。

    起飞前,我细心地替妈妈系好安全带,妈妈宽慰地笑了,但是她没说什么,拿起手中的报纸悠闲地看起来。

    我看着她说:'妈妈其实你一点也不老。'

    '是吗?'她幽默地说,'那就好,我一直担心这个呢。'

    天真蓝,我很快就要投入它的怀抱,享受飞翔的美妙滋味了。我有一些些的激动,有一些些的惊喜,有一些些的惆怅,还有一些些的跃跃欲试。因为我知道,就在这一刻,我已经彻底地告别了瑟瑟,也从此告别了我阴晦叛逆的少女时光。

    而'告别瑟瑟',在这个我十六岁的春末夏初的日子里,将成为我人生的BBS上里最温暖最心动的词汇。

    (全文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