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档案】

    网名:弯弯

    城市:广州

    年龄:18

    星座:狮子

    关键词:艺术生、谎言、嫉妒

    近况:到成都上大学。

    “坏”语录:我想她们是嫉妒我。

    【“坏”的自白】

    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

    所幸我并没有成为问题少女。

    因为我知道,当问题少女是没有用的。当然这可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可是只是鄙视的目光而已。

    我要的不是鄙视。我要的是他们所有的人都爱我。

    我不想多说我的父母。因为我不想让人觉得我在把自己性格缺陷的责任推给他们。父母是因为共同经营的生意破裂而离婚的。伴随着感情的破裂还有经济上的纠葛。他们的离婚进行得很快,但是之后,他们还是经常见面,见面就吵,都是关于钱的问题。我清楚地记得妈妈半夜给爸爸打电话,那种声嘶力竭的争辩和哭喊,我把头埋在厚厚的被子里。眼泪不停流却又不敢出声,不出声的原因很现实——我不想她把怒火转移到我的头上。

    后来,一切也就慢慢地淡了。

    在这一切之后,妈妈就像换了一个人,患上了轻度的躁郁症,有时候对我很好,有时候又暴躁得吓人,甚至会不由分说地给我来一顿痛打。

    至于爸爸,他成为了我成长过程中缺席最多的一个人。

    不过总地说来,我成长得还算顺利吧。

    长得漂亮、性格乖巧、脑子聪明、学习认真成绩好、擅长文娱活动、组织能力强——从小学到初中,这是老师对我的一贯评价。

    我从小学跳舞,学钢琴,还会好几种其他的乐器。每一次学校的文娱表演我的独舞都是压轴。成绩好,一直担任班上的文娱委员,还兼任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委员。那时候,班上的同学多少有点孤立我,那是因为老师太偏心我了。每一次家长会,老师都会把我树立成全班的榜样,好让其他的家长来对比自己孩子的不足之处。

    每一次开家长会的时候,你是绝对看不出我妈妈有什么躁郁症的。

    至于爸爸,他已经有了新的家庭,平时很少在我的生活中出现。不过,如果妈妈到外地去跑生意,他会很乐意地帮我出席家长会。

    在家长会上他会像一个真正的父亲那样笑得很爽朗,满面红光。

    “这个孩子跟朋友提起的时候还挺有面子的。”有时候我觉得,这就是我在他心目中剩余的唯一价值了。

    我人生的转折大概是那次失败的中考。

    为此我一直无法原谅我妈妈,因为她在中考之前的一天,为了一点(又鸟)毛蒜皮的小事,痛打了我一顿。

    挨打的原因我真的忘了——这不是很讽刺吗,据说打是为了加深犯错者的记忆,好让他们永不重蹈覆辙。记得清楚的反而是那次挨打留下的后果: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更严重的是脸上,除了被妈妈的指甲抓出了几道血痕,眼睛更乌青了一大块。

    考场里所有的人都能看得出我挨了打,我还怎么考试?

    但我更难过的是,明明知道第二天就要中考,明明知道以一个好心情去迎考有多重要,妈妈怎么能这么狠地打我?就算我犯了天大的错,也应该等中考结束之后不是吗?

    我从来都不是为自己学习的,我成绩好,只是为了赢得父母的赞赏,维系他们对我脆弱的爱。

    这个信仰随着棍棒的落下分崩离析。

    中考,我考得很差,与原来就读的省重点中学的高中部失之交臂。

    其实在我考进的那所高中,我还是算个优等生。

    不过原来有的一些光环就已经消失了。比如,在这所中学里,连老师都说:“我们学校大部分学生是没资格上什么大学的,你看人家某某中学那才是……”所以就算我成绩再好都没用,在老师眼里,这所学校最好的学生也只够上个二本。

    表面上看,我维持着原来的光鲜,但是我知道很多东西已经从内里开始腐烂。

    我看《挪威的森林》,里面有个学钢琴的女孩,长得漂亮、有天分、家境又好,却一再用恶毒的谎言让自己的钢琴教师受伤害,直到重新被关进精神病院。教师说:“不明白这么出众的女孩,有什么必要说这些谎?”但我明白,绝对有必要。

    说谎只是为了换来一些爱而已。

    我从小就不认为诚实是什么美德。

    从小我就会说谎,有时候甚至说一些毫无必要、很容易被拆穿的谎言。

    比如,值日的时候明明是我同桌比较卖力,我却会对老师说教师都是我打扫的。

    比如,班级做手抄报,我会让学绘画的表姐帮我做然后拿到班上去得第一名。

    只要对我没好处的,就不是真相。

    我觉得自己这么做完全正当,因为我比别人更需要这样一个完美无瑕的好学生的形象。

    不诚实最突出的表现是:我喜欢作弊。哪怕在我成绩最好的时候也是如此。我总结了很多作弊的方法,比如,知道自己的考号以后,提前一天把答案抄到桌面上;把没有背熟的题目用很小的字体打印在纸上;把小抄藏在手套里;把一些公式做成小卷塞进笔筒;趁帮老师干活的时候偷试卷;假装跟成绩最好的男生交往然后考试的时候跟他要小抄;等等等等。在作弊方面我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有时候我觉得,我把作弊的精力用来学习,说不定轻轻松松拿第一。但是不行,我必须要作弊,没有小抄带进考场的话,我会失去一切的安全感。

    也许是因为好学生的形象,我作弊还真的很少被抓到,最多是被监考老师用目光警告。但是这一切同学都是看在眼里的,尤其是那些会被父母拿来跟我作比较的女同学津津乐道。我想她们还是嫉妒我的,所以才会在背后孜孜不倦地说我的坏话,尤其是跟一些喜欢我的高年级男生说我假,说我虚伪,说我是感情骗子,但是那些男生反而会因为这样的传闻更向我献殷勤,哈哈。

    所以,在有光环包围的小学和初中,我是不在乎这些女生对我的看法的。我的成绩和我的外貌,已经为我赢得足够获得爱的砝码。

    但是到了高中,这一切都变了。

    我的成绩不再优异,甚至,在这样一个有很多艺术生的学校,我的外貌也不再算多么突出。在一所普通高中上学的我不再能满足父母的虚荣心。而我,已经早已习惯了高傲地被人簇拥。

    高二的时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我选择了当艺术生。

    艺术生在我们那就是美丽而无大脑、放荡女生的代名词。

    很多人诧异,很多人反对,但我决心已定。

    在这个团体里,我会重新令人瞩目。

    为了融入艺术生的团体,我做了很多,也改变了很多。有一段时间,还真的有点像个“问题少女”。

    为了在外表上能跟她们匹敌,我拼命打扮自己,看各种时尚杂志,绞尽脑汁找借口向父母要来更多零花钱买衣服和化妆品。

    我和她们一起在考试后翻墙去网吧打游戏,一起躲在厕所里抽烟,一起说脏话调笑别的女生,日子多半在无聊的笑话中度过。

    我还跟她们一起去偷过东西,是在一家卖饰品的小店,好色的老板总是占我们的便宜,于是每次去我们都会买一拿十。

    那段时间我经常在傍晚的时候,跟几个要好的艺术生去小城的广场唱歌。广场上有一些流浪的乐队,乐手都是被大人叫做“小混混”的那些人,我在他们的伴奏下演唱,收他们的情书,出尽风头。

    但是在这么做的时候我并不快乐。因为我从骨子里看不起这些人。我觉得她们没前途没未来,而我和她们不一样,我能考上大学,我肯定会有美好的将来,不会像她们一样,最终的归宿就是嫁给个暴发户在小城里烂掉。

    其实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为什么那时候要跟她们一起混。而且混得那么没出息,不想当大姐大只想当乖乖的跟班小妹。为了讨好那帮艺术生我会考的时候都冒着危险帮她们作弊,甚至直接扯过我身旁一个艺术生的试卷帮她答完了题。

    我想我是不屑她们的喜欢。但是,我仍然坚持要她们喜欢我。

    或许我是想证明自己是“特殊的一个”。既成绩好又会玩的女生,看上去会更传奇。

    不过,很显然那些艺术生不像我想象的那么没大脑。

    我知道她们对我的真实看法,缘于我在那帮人里唯一一个谈得上有点真心的朋友,和她的一本日记。

    那是一个和我形影不离的女孩,每天一起上课吃零食,吃到困了就睡觉,一起玩游戏玩到通宵互相牵着手回家。没想到的是,某一次当我无意间从地上拾起她的日记本,眼角瞥见的第一页上,赫然写着我的名字。强烈的好奇心促使我看了下去,心里的忐忑也渐渐由震惊、难过转为灰心失望……

    ——她以为自己是谁啊,真是讨厌……

    ——整天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还真以为我把她当“姐妹”了……

    ——明明说好要一起跷课的,结果呢,还不是自己一个人偷偷K书,虚伪!

    最傻的是我居然不甘心跟她去吵,而她冷笑着,对我说出了真相。

    你以为你平时那副假清高的样子我们看不出来吗?你少装了!

    我告诉你你别故意在别人男朋友面前表现你的内涵,恶心!

    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啊?最恶心的就是你这种人!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啊?你自己就很真诚吗?我告诉你,你这种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一个真心的朋友!因为你太假,从头到脚,从笑到哭,都是假的!

    其实我不是一个坏女孩,但是那些女生都说我坏。

    可悲的是我知道,她们没有说错。

    我是很假,从很小的时候就是如此。

    我讨好父母讨好老师讨好男生讨好女生,我讨好我在乎的和我不在乎的人,到后来我会忘了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我已经习惯。

    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对任何一个人的好,自己对任何人说的任何一句话,到底是真是假?

    我忽然觉得很恐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