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海王之仆

    海上讨生活的人总是相信宿命,相信海王。

    大海赐予他们食物,也赐予他们灾难。

    只是科技发达的如今,人们渐渐不再相信神灵的存在。

    星砂带着姚碧去了秦伯的家。秦伯正是庙祝的儿子。他没有继承父亲的衣钵,老老实实当了一个农人。

    秦伯比别人的农户做得更多的一件事就是祭祀海王。也许是巧合,他家的蔬菜和猪肉总是比别家的好。

    秦伯的女儿秦水月居然在家。

    她看到星砂分外欢喜,视线落在姚碧身上的时候,表情却僵了僵。

    “秦伯在吗?”星砂问秦水月。从警局回来,姚碧问他海王庙庙祝在哪里。原来姚碧和他一样也想知道海王的惩罚是怎么一回事。给老人们准备了午饭后,他就带着姚碧来到了秦伯家。

    “星砂,你找我爸什么事?她是……”秦水月温婉地笑着问。

    星砂微笑,“姚碧,我的朋友。阿碧,这是我的高中同学秦水月,如今在海城大学读书。”

    姚碧对着秦水月微微一笑,“水月妹妹你好漂亮。”

    姚碧的魅力向来是男女通杀,这一次居然不太管用。

    秦水月看也没看姚碧一眼,“星砂,我做了新的糕点,你要不要尝尝?”

    姚碧摸摸鼻子。原来水月妹妹把自己当作了假想敌。

    姚碧打量星砂。星砂的确称得上是难得的美少年,尤其是他的眼睛,仿佛星辰在海水里的倒影。

    星砂有些尴尬,“水月,我们找秦伯有事。”

    秦水月在星砂的注视下红了脸,“爸在后院,我带你们去见他。”

    姚碧似笑非笑地看了星砂一眼。

    星砂想解释什么,却觉得怎么说都不合适,只好保持沉默。他侧面的轮廓线非常美丽,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华丽气质。妖鱼的肉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他的体质。

    后院。

    胖乎乎总是笑眯眯的秦伯正在玩味从渔民手里买到的海石。

    海石并不起眼,乌黑如煤块,有着很多气孔。只是,行内人才知道,海石里蕴藏着少量的海气,使用方法得当的话,就是延年益寿的奇石。

    他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来,“是星砂?还带了朋友?”

    秦水月对着秦伯说,“星砂带了朋友想问爸您一些事。我去给客人泡茶。”

    秦伯打量姚碧,视线在姚碧的耳钉上停了停,“欢迎欢迎。来,坐下说。”

    星砂和姚碧礼貌地招呼了秦伯,各自坐下。

    “秦伯,林音婆婆今天早晨死了。李院长说林音婆婆是受了海王的惩罚,却不肯和我们多说。”星砂想到林音婆婆惨死的样子,心中黯然。

    秦伯大吃一惊,“你说什么,林音婆婆死于海王的惩罚?”听邻居说,晨曦养老院今早来了警察,却没人肯说发生了什么事。海王的惩罚是老人们记忆里的噩梦,怪不得大家都闭口不提。

    星砂诚恳地问,“秦伯,您能不能告诉我什么是海王的惩罚?”林音婆婆变成怪鱼袭击人,惹怒了海王?还是他们吃了那些从天而降的神鱼触怒了海王?

    秦伯长叹,直截了当地问,“星砂,晨曦养老院是不是出了什么古怪的事情?”

    星砂欲言又止。

    秦伯看星砂的神色,知道的确有事,“你要是不说,我怎么帮你?每次海王生气,都会死人。林音婆婆的死不会是一个结束。”

    星砂看了看姚碧明亮的眸子,下定决心,“不久前一场大雨落下,雨里居然有很多鲢鱼。大家吃了鱼之后,很多病痛消失不见。但是,昨夜林音婆婆变成了一只很大的怪鱼。我和姚碧都看到了。不知道它被谁伤了,落进水里恢复了人形。”

    秦伯吃惊地看着星砂,语气激动,“那怪鱼长什么样?”

    姚碧从包里拿出本子,翻开,里面是一张鱼怪的素描,“它长得很可怕,有一口锋利的牙齿。”

    秦伯拿过本子,双目里全是不可置信的光,“海王之仆!原来它真的存在!”

    姚碧若有所思。那些鱼怪是海王的仆人?

    秦伯吩咐端了茶水过来的女儿,“你去把我房间里那个灰色的箱子拿过来。”

    秦水月应声进屋。

    秦伯望向星砂,心潮起伏,“那些鱼不是鲢鱼,应该是海王鱼。普通人吃了它会病痛消褪。但是……唉……我们泊水市是千年古城。据说千年之前,有一个村叫海王村,里面所有的人都是海王自海里带来的仆从。林音婆婆应该就是海王村人的后裔。所以,她吃了海王鱼就会被激发血脉里的那点海王气息,变成海王之仆。海王之仆好食人肉,生性残忍。但是,海王怎会惩罚自己的仆人?不通啊不通。”吃了海王鱼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夭寿。只希望星砂这孩子福大命大,能活得长长久久。

    秦水月拿了一只看不出材质的灰色箱子出来,“爸,你这箱子好沉。”

    秦伯打开箱子,拿出一本泛黄的册子,“你看,我父亲的笔记上画着一模一样的怪鱼,那是海王之仆。海王的仆人一出现,海王再度降世的日子就不远了。泊水市恐怕将很不平静。”

    他叹息着看着父亲的笔记,“我没有什么能耐,最终没有继承我父亲的衣钵。我父亲能够感应到海王的神喻。我还记得我五岁那年,父亲召集了乡亲,说他得到海王的预示,三日内必有海祸降临。他让所有的人都离开村子,去高处避难。大部分人信了他,避到高处。有些人没信,留了下来。后来第三日的早晨,一场海啸突如其来,将村子毁于一旦。那些没离开的人,无一幸免。”

    姚碧深深觉得,秦伯的父亲分明就是拥有预言能力的异能者。

    秦水月在一旁听了,抿嘴一笑,“爸就知道说这些神神怪怪的传闻。”

    姚碧问秦伯,“要是养老院里的人不止林音婆婆是那海王村的后裔,那大家不是很危险吗?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将海王村的后裔和一般的人分开?”

    秦伯摇头,“除非海王之仆化作怪鱼觅食,否则它们和常人没有分别。”

    他将才收来的海石递给了姚碧,“这石头有点用处。你晚上睡觉记得放在门口。”眼前的少女不是一般人。她戴着的耳钉上附着一缕强大的气息。

    他转过头对星砂说,“你还是立刻辞职,离开养老院的好。”

    星砂淡淡一笑,“我会考虑的。”

    2、上官霓

    林音婆婆死的这一天。没有再发生任何奇怪的事情。

    姚碧的妖气计整晚都没有发光。

    但她知道海王之仆只是蛰伏了起来。

    有的老人当天下午就搬到了附近村里的亲戚家住。

    没有去处的老人早早关门关灯。

    晨曦养老院死一般寂静。只有那海石孤伶伶地放在星砂和他妈妈住着的房门外。

    那是姚碧偷偷放过去的。这晨曦养老院,对她最好的就是星砂。

    午夜时分,星砂打开了房门,他看到了门外的海石,眼神变得温柔。

    黑夜过去,黎明到来。

    姚碧向星砂请了假,急急忙忙骑车赶往泊水市中心的灵异警察分部。

    灵异警察分部在本城的商业繁华区。38层的海王大厦的顶层。

    姚碧在一群穿着套裙西装的上班男女的人流中步入大厦,看起来很是不搭。

    不远处有喧哗声传来。

    姚碧回过头,看到了一辆拉风的红色跑车,艳丽的跑车女郎婀娜地下了她的车。

    穿着三寸高跟鞋的美女有一双惹火的长腿。

    白色套裙遮不住她美好的身材。她神情冷漠,却压不住骨子里天生的媚意。美丽诱惑得令人无法移开视线。

    她仿佛天之娇女,气质高贵凛冽。

    她走入为灵异警察专设的贵宾电梯。姚碧紧跟其后也走了进去,觉得自己很像跑车美女的小跟班。

    那美女看着她进了电梯,视线在姚碧的耳钉上久久不肯离去。

    这电梯只通往顶层,设有指纹灵纹双重识别系统。美女既然能进来,说明她也是灵异警察。

    电梯上升。

    美女声音清冷悦耳,“你是初级灵异警察?”眼前的少女灵力微弱得可怜。泊水市的灵异警察素质都是这么低吗?唯一她看不透的是少女的耳钉,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威慑感。

    姚碧微微一笑,“是的。我没见过你呢。”

    美女优美的唇线微微上翘,“我叫上官霓。”她似乎笃定姚碧知道她的名字。

    姚碧对于这个名字完全没有概念。她礼貌地笑笑,“今天天气很好。”

    电梯门在这时滑开。

    上官霓走出电梯,淡淡地说,“我是你的新上司。”

    姚碧呆了呆,跑车美女就是传说中的欧洲区战将?!

    她和狼人也差太多了吧?

    会议即将召开。

    姚碧缩到角落里和春日约坐在一起,“春日约,我们的新上司是个大美女。”

    春日约身旁原本无精打采的几个雄性生物顿时神采奕奕。

    春日约毫无兴趣,“铁腕美女通常都是变态。”

    姚碧恨不得捂住春日约的嘴巴,“小声点。”

    上官美女落落大方地走进会议室,时间正好是八点。一秒不差。

    “我从今天开始负责这里。我叫上官霓。”上官霓艳光四射,即使冷着脸也那么妩媚动人。

    她将一叠布满灰尘的文件丢在了桌上,“就我看来,你们的效率低得惊人。泊水市居然有这么多案件没有办法结案。我希望这些案子在一个月之类得到有效的进展。”

    上官霓继续说道,“我看了你们的测试成绩,糟糕得我不敢相信。从现在起,你们下班时间延后两小时。大家都给我好好练习。特别是本市的三名初级灵异警察。”她看了姚碧一眼。姚碧的档案很简单,只是,她凭借那近乎于无的灵力怎么会成为灵异警察的?

    姚碧在桌子下面玩自己的手指。她的预言者身份已经被列为S级机密。在泊水市,她的档案显示她只是一个没有什么特长的初级灵异警察。

    春日约斯文地笑着,“上官霓,我喜欢自由的生活,弹性的工作时间。所以,我不会遵守你定下来的规则。”上官霓看姚碧的那眼还真是鄙夷呢,这让他心里很是不爽。

    上官霓莞尔一笑,“如果你比我实力强大自然可以不遵守规则。”

    会议桌上的一个文件夹缓缓向春日约移动。

    春日约取下装饰用的平光眼镜,盯着文件夹。

    那文件夹顿住,轻轻颤抖着,却不能逼近春日约分毫。

    上官霓和春日约的精神力在文件夹上交锋。难度在于,谁也不能将脆弱的文件夹弄坏。

    春日约的瞳孔有光圈变亮。

    姚碧细细打量春日约,再度肯定他是泊水市最帅的灵异警察。

    会议室的日光灯闪烁了起来。

    很多纸杯被精神力波及,爆裂开来,水溅得到处都是。

    姚碧发现防弹窗玻璃也开始出现细小的裂纹。

    美女和帅哥的对决果然充满了爆炸能量。

    姚碧望着一直可怜地发抖的文件夹。

    细细的光波在上面蔓延,这是姚碧才能见到的异象。

    万事万物都有它的宿命。人如此。小小的文件夹也是如此。

    姚碧的瞳孔有紫光闪动。

    她缓缓伸出手,随意地将文件夹拿了起来,“会议可以继续吗?”

    上官霓的精神冲击波和春日约的精神冲击波那一个瞬间,刚好完美抵消。

    姚碧抓住的时机妙不可言。

    上官霓眯眼看着姚碧。有意思。

    她打开投影仪,“梵蒂冈的教皇通过欧洲区的灵异警察分部向我们传来了一个特殊的讯息。因为恶魔的游戏,一个月后的泊水市会有大灾难降临。”

    姚碧的脑海里闪过秦伯的模样。秦伯也说过,海王之仆出现了,海王也将很快临世。教皇所说的恶魔是不是海王呢?

    上官霓指着投影仪上的一处大漩涡,“在泊水市附近海岸,陆续出现了神秘的大漩涡。也就是海眼。诡异的海眼吞没了数艘渔船。它不是洋流形成,而是某种超自然的力量所形成。分析科认为,这是恶魔出现的前兆。”

    姚碧想起了晨曦养老院自天而降的海王鱼。

    这个世界,一切皆有因果。

    上官霓的手下,除了春日约和姚碧,个个乖得如同小白兔。

    打量着被两大高手对决毁掉一大半的会议室,姚碧暗暗乍舌。

    任务被上官霓一项一项地布置了下去。

    春日约戴着眼镜,优雅温和,他觉得上官霓的精神力有什么地方极其奇特。

    思索着的春日约的指尖出现了一小团气流,易拉罐大小的气流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龙卷。

    是的,上官霓的精神力攻击并不是波状,而是漩涡状,摧枯拉朽,异常凶猛。

    上官霓视若不见,开始对泊水市的同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3、逝水

    会议完毕。

    行政部的蔡头忐忑不安地开口,“头儿,防弹玻璃的修复费是从维修基金里扣吗?”

    上官霓愣了愣突然笑了,如同明月出云,花朵绽放,“不用。我来修。”

    上官霓伸手放在了布满裂纹的防弹窗玻璃上。

    她双目微微眯着,如同慵懒优雅的猫科动物。

    奇妙的波动自她的手中传来。

    姚碧惊讶地发现,防弹玻璃上的裂纹纷纷消失。

    上官霓的精神异能居然有修复无生命物体的作用!

    春日约目光一闪。上官霓其他能力是什么呢?

    上官霓施施然离开会议室,留下呆若木鸡的手下们。

    蔡头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哇,这样的修复能力真适合留在我们行政部。”

    他被夏拂晓嘲笑道,“那就真是大材小用。我们的头儿很厉害。不过今天最让我意外的是姚碧。阿碧,你刚刚那招举重若轻,超级精彩哦。”姚碧到泊水市已经三个多月,她帅气美丽却没什么灵力。大家都把她当作小妹妹照顾。没想到,阿碧居然能破掉春日约和上官霓对决的僵局。

    姚碧微微一笑,“凑巧凑巧。”

    春日约俊美的脸上是赞许的笑意,“阿碧进步了。我记得阿蓝说过,对力量的惊喜掌控比力量本身更重要。”

    姚碧垂下眼帘,继续微笑。阿蓝,你在哪里?我昨天好像看到了你。

    她微微惆怅的脸那么美丽。

    人群散去。

    姚碧将秦伯说的话全部告诉了春日约。

    春日约含笑夸奖姚碧,“你做得很好。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开始觉得海王就是恶魔。你是想找到另外两只鱼怪再离开晨曦养老院吗?”

    姚碧点头,“那些老人都是因为无儿无女或者儿女没办法照顾他们,才到了晨曦养老院。我不想他们成为鱼怪的食物。要知道,鱼怪喜欢的食物是人肉。”

    春日约慵懒一笑,“我有一个办法,也许能帮你尽快找出谁是鱼怪。”

    姚碧渴望地注视着春日约,“什么办法?”

    春日约眼中是回忆的神色,“我有一个妖兽朋友,他叫阿贝。他是这天下最擅长制造毒物的人。我记得他曾经创造出一种毒气,能够令高手沉溺于幻境无法自拔,就这么魂魄与身体都受到禁锢,直到饿死。”

    姚碧光用想得就觉得可怕,“这还真是杀人不见血。”

    春日约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只晶莹剔透的水晶瓶子,“这是用人鱼眼泪配合一种叫海市蜃楼的茶制成的烟雾。它的名字很美,叫做梦幻空花。它能够引发人心灵深处的欲望,制造出大范围的幻觉。”

    姚碧小心翼翼地接过瓶子,“你是说今晚我们在晨曦养老院下毒?”

    春日约望着窗外的暖阳,笑容飘渺,“这瓶毒药,我一直想用又不敢用。要是我一个人用的话,至少可以用100次。那样的话,我就可以见到天心一百次。”

    他的眼中有凄苦的神色,“只是,一想到那是幻觉,醒来会更加空虚。”

    晨曦养老院。

    星砂和姚碧将晚餐送到了每个老人的房间。

    他们没人愿意出来走动。

    连李院长也呆在自己的屋子里,怔怔出神。

    星砂和他说话,他也不回答。一和他说海王的惩罚,他就发脾气。

    姚碧和星砂还有星砂的妈妈一起在屋子里一起吃饭。

    星砂的妈妈拿着碗叹气,“好好的养老院,居然……海王为什么要惩罚我们呢?”

    姚碧安慰星砂的妈妈,“没事的。昨晚不是什么都没发生吗?”

    星砂的妈妈想起了什么,吩咐儿子,“星砂,我老觉得不舒服,大概是感冒了,你去厨房熬碗姜水给我好吗?”

    星砂点头,看了看姚碧,“妈妈,你们在家里不要出去。”

    星砂的妈妈温柔地笑着,“你也要小心。”

    星砂离去后,星砂的妈妈对姚碧微笑,“我第一次见到星砂这么在意一个女孩子。阿碧,星砂喜欢你,他的眼神瞒不过我。”

    姚碧羞涩一笑,“我和星砂只是朋友。”

    星砂的妈妈缓缓点头,递给姚碧一颗糖,“这是我自己做的桂花糖。星砂很喜欢呢。他因为吃了很多的苦。我一直觉得我在拖累他。”

    姚碧剥开糖纸,将桂花糖含在嘴里,桂花的幽香,糖的清甜,令人口舌生津。

    星砂的妈妈陷入回忆里,“我家那口子死在了海上。我那天夜里本来是想投海自尽,没想到却在海滩上捡到了星砂。星砂的眼睛很美,他望着我,笑得那么可爱。我就断了寻死的念头,打算将星砂好好养大。”

    姚碧微微笑着,“阿姨一定很辛苦吧,一个人抚养星砂长大。”

    星砂的妈妈摇头,“我在星砂十岁的时候就得了肺病。他那么小就学着照顾我。星砂是我的宝贝。为了他,我做什么都愿意。只是,我没想到他会遇到你,甚至喜欢上你。”

    姚碧垂下眼帘,“我……”

    “你的存在,对星砂来说是一个威胁。你来到晨曦养老院的目的,我非常清楚。”星砂的妈妈的声音变得粗砺。

    姚碧猛地抬起头,却看不清星砂妈妈的脸。那颗糖有问题!

    “我知道你右耳上的耳钉在保护着你。我只要取下它就好。你会是晨曦养老院的下一个死者。就好像……就好像小冰一样……”星砂妈妈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星砂走进厨房,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神不宁。秦伯关于林音婆婆是海王村后裔的推断在他耳边回荡。

    他突然想起林音婆婆才进晨曦养老院的时候,手上戴着一只古朴的镯子,那上面的花纹很是独特。他记得妈妈房间里有一只箱子上也有类似的花纹。

    想到这里,星砂越发不安。妈妈之前并没有不舒服的样子。

    星砂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转身离开厨房。

    与此同时,星砂妈妈正将姚碧的耳钉小心地取出。

    此刻还是人形的她没有一丝妖气,所以没有激发耳钉的保护机制。

    小心翼翼地将耳钉扔出窗外,星砂妈妈就闻到了一股异香。

    姚碧的身上有着说不出的好闻的味道,令她食指大动。星砂妈妈的眼睛里闪烁着红光。她本来应该将姚碧带到同伴的房间,可是,她觉得同伴一定也会先下手为强,将姚碧吃得连骨头也不剩下。她发现她无法再控制进食的冲动!

    她的脸上有鳞片飞速地长出,渐渐遮盖住她脸上所有的皮肤。她的手背上也是密密麻麻的青灰色鳞片。半透明的青色的蹼也出现在她的指间。

    她并没有完全变身,而是出现了介于人和鱼之间的第三形态!

    她的手指伸向姚碧的心脏处。

    就在这个时候,星砂打开了房门。

    他呆呆地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妈妈,你在做什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