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东海风蛟岛。

    却说瑶瑰一人与十二人激战正酣,搏命时刻,纵有空中一声厉喝,却无任何人停手。

    瑶瑰右手轻弹,两枚蚊须针破空而行,射向李秉。

    却说李秉先前中了她一枚冰锥,反应已经迟缓下来,既然不能躲闪,只得挥剑挡开。一枚蚊须针被剑锋挡偏,擦着远处安子的面颊掠过。

    “还不住手!”空中又是一声厉喝。

    和着话音,一股凌冽的气息从天而降,浑厚无比,压迫的所有人倒退。众人纷纷御气抵挡。不料刚一发力,那股浑厚的气息忽然又变了方向。众人猝不及防,只觉得手里的武器似乎自有灵性,已然不受控制,欲要挣脱。

    李秉用力拽了两下,奈何那力量实在太过巨大,韬剑脱手飞出。同一瞬间,他身后盈澜儿的一对短刀,安子的手~弩,甚至连泠泠的小小的“开骨刀”都从他身边飞过。

    环顾四周,除了赤仁的嫇狼赤焰刃,和韩临渊的寸骨戒尺之外,所有的武器,包括已经死去那些人的武器,全部飞出。而这各式的武器,似乎被人挥舞一般,耍着各样的招式,齐齐攻向瑶瑰。

    原本占着上风的瑶瑰,只是两招的时间,瞬间被压制的无法动弹,韬剑已经凭空而立,抵住她的咽喉。一干武器的将她团团围住。

    那人还未见,一手功夫也把众人震慑的不敢擅动。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中一人,一袭浅灰纱衣,脚踏一柄黄金长枪,从空中飘然而至。看面相,年纪将近四十,一圈短髭让这人显得中气十足。

    那人刚一落地,长枪化为一缕金黄气息消失不见。他瞥了赤仁手上的嫇狼赤炎刃一眼,却走到瑶瑰身前,原本制住瑶瑰的各式兵刃也让出一条路来。

    纱衣人睥睨瑶瑰,还未开口,却听得她一声冷哼。他倒不在意,抓过瑶瑰的右臂,猛地用力两晃。那指间藏的三根冰针均被震飞。

    看着瑶瑰因为毒计被发现而满脸愠色,纱衣人似微微有些得意,自信地扣住她的手腕,搭了一脉。

    可四指刚刚感觉到经脉,他两眼猛然睁的老大,反复打量瑶瑰,心道:刚才在空中察觉的真气分明就是冥族的,怎么她体内的冥族真气却如此稀薄?不应该啊?

    “你到底是何门何派?”

    瑶瑰自知隐秘被察觉,冷哼一声,居然发起泼来:“你也只有本事欺负女人!”说罢猛地挣了两下,想要甩开纱衣人。

    黄褂子站在一旁,一直一言不发,这会却走上前来,恭恭敬敬向纱衣人俯身行礼:“前辈,她刚才用的暗器手法是‘七昆仑’玉英派的‘叶飞玉英’!”

    纱衣人满腹狐疑:七昆仑?琼华派?难道还是七十年前那件事?

    “我问你,你身体里这股冥族……这股真气是哪里来的?你们是不是还在暗中……。”似乎是说道了禁忌,纱衣人凶了瑶瑰一眼之后,话音戛然而止。

    “冥族?”听得这一声,李秉和安子被吓出一声冷汗。从徐福那里,两人多少知道一些这冥族的功法的禁忌。自觉心中有亏,现下纱衣人前辈在场,两人甚至都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只是装作镇定。

    格桑玉扎和扎隆索查躲在远处听的越来越离奇,两人对视一眼,想要知道对方是否知道那半句没说完的话到底关系的是什么事情?却忽然听得一声惨叫。再回头过去,只见李秉喷出一口鲜血,已经倒地不起。

    这自然是瑶瑰的手段,刚才的入体的冰锥,寒冰之毒一催,瞬时发作。

    这一声惨叫,引得众人纷纷回头。盈澜儿和安子见李秉倒下,连忙去扶。

    纱衣人也被叫声所扰,刚扭头看去,就察觉出这是瑶瑰的手腕。回头来看,果然见她已经跃起。纱衣人嘴角轻扬,一道诡异的身法闪现在瑶瑰身后,反手一抓,一把将她按在地上。不待她反应过来,下颌又中一记重拳,当场被打晕。

    这一拳,倒是把泠泠下了一跳,纱衣人这出手,完全不带任何真气,单凭力道打晕瑶瑰,太不怜香惜玉了。

    料理了瑶瑰,纱衣人走到李秉身边,也搭了一脉。这一次,又被惊了一跳,不过眉头刚一皱拢,又舒展开来,只道:“并无大碍。”

    安子松下一口气,却不知纱衣人心里已经闪过无数念想:这小子体内怎么也会有冥族魔气,是刚才那女娃的手段么?难道她不仅有办法隐藏自己的冥族真气,难道这又是冥族功法的一种?

    刚才的冰锥原本是玉英派寻常的招式。纱衣人一开始便寻错了方向,此刻更是会错了意。

    他以食指中指为引,推开李秉的袖子,在小臂上画了两画,结成符篆,一道金光闪过,符篆又结成三环,束在李秉手腕处。

    “这冥……这毒气我解不了。不过我设下三道禁制却可压制。若他不懂真气,至少可保一年无虞。巴蜀的汉州,找一个地方叫做“青木川”,你们去那里找我的一位故人,他可以帮他解毒。”

    听得纱衣人说完,安子自然已经知道纱衣人把李秉体内的冥族真气当做了瑶瑰施的毒,暗自庆李秉这伤的真是时候,瞒过了一切。

    纱衣人弃了李秉,一把抓起倒在地上的瑶瑰,正要抗在肩上,看见天上几道光芒划过,又将她扔回了地上。

    原来灵蛟门的女掌门和几位座上宾察觉到了这里的异样。

    女掌门看见这一地的尸体,又见所有人都围着纱衣人,以为他便是始作俑者,正要上前质问,却被旁边的红衣中年伸手拦住。

    那红衣人连忙给灵蛟门掌门使了眼色,三两步走到一行人之前,微微行礼:“晚辈鬼谷掌门‘钱玉书’,见过上仙!”

    上仙二字一出,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唯独泠泠,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这个红衣中年,怒色一闪而过。那女掌门除了后怕,也小心地打量眼前的纱衣人,似乎依旧不信眼前这人是仙人。

    纱衣人对钱玉书的话也不否认,说话也还算客气,微微颔首道:“这个人我要带走。”

    钱玉书自然是不知道瑶瑰是七昆仑中混进来的人:“这女娃儿毕竟是大会的人,上仙要带走,无人敢拦,但在下可否知道上仙因何要带她走?”

    “事关七十年前琼华派的事情。”纱衣人淡淡答道、

    七十年前琼华派,场上几位前辈自然都清楚那是一件什么事情的,诧异之中,却也将信将疑。

    纱衣人微微等了一会,见钱玉书欲言又止,索性又低声说道:

    “我不是上仙,而是半神,人罗井金门卫戍——洛长庚。”

    ——————

    感谢泰先生又回来看小说,还给我写书评,爱你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