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之复仇[重生GL] 95.番外:孔舒安X顾莲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一个普通的FD章~胖友,知道晋那个江吗?~  “感谢主办方,感谢导演,感谢我……养母的父母,感谢评委会,还愿意把奖颁给她。能代替她领奖,我真的很感动……如果她能自己站在这里,一定会更加开心的吧,她一直很希望得到主流文艺界的认可……”路七慢慢说,一边说一边忍耐着眼泪。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自己”站在这里领奖。可自己不死的话,这个奖还有可能颁给自己吗?

    这一番话说得中规中矩,却不像是没有准备过的孩子能够说出口的,台下所有人都以为主办方已经跟她通过气了,包括顾莲如。

    此时摄像机没有关注她,她也就不知道自己的脸色又多么苍白,又有多么惶恐。她求君君把提名给了自己,以为君君不会在意,没想到她的“养女”说这是她的夙愿?不,她不信!

    身边一位男星问她:“顾小姐,你怎么了?要不要去休息一下?看你脸色很不好的样子。”

    顾莲如抿唇笑了笑,说:“没有什么。”

    这个养女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路七说完感想,主持人缅怀了一下叶允君的生平,便将两人放下台了。下台阶的时候路七脚步有些颤抖,殷虞伸手扶了一下她的腰。

    路七趁机小声问她:“是你把我报上去的么?”

    殷虞笑了笑,说:“怎么可能,组委会自己挑的。”

    路七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虽然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最佳女主,但是这个奖的背后没有推手和龃龉,也是让自己欣慰的事情。

    坐到座位上的时候,路七的身体还有些不自然的颤抖。

    这一次任妙主动凑过来了,问:“你真的是叶允君养女吗?”

    表情有些疑惑,又有些试探。跟之前爱理不理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路七还处于兴奋时期,眨了眨眼睛,说:“是。”

    任妙又问:“这代言要是我不去,是不是就归顾莲如了?”说着,任妙还往顾莲如那边看了一下,皱了皱眉头。

    路七一愣,没想到任妙竟然知道底下这些弯弯绕绕,而且看上去并不十分待见顾莲如的样子。

    任妙看她疑惑的表情,主动解释道:“我很欣赏你养母,之前听说了一些事情,不太想掺和进这事情里。但现在不一样了。”

    正如任妙自己所说,她一向认为叶允君是被埋没的明珠,得知能够跟叶允君一起竞争戛法奖的时候,她隐隐斗志昂扬。后来又听说叶允君让出提名,便在心底里觉得遗憾,原来叶允君也是一个爱情至上主义者。叶允君将顾莲如护得这样好,就算看在叶允君的份上,她也不想跟顾莲如抢区区一个代言。

    可现在不一样了。

    路七茫然地点了点头,“哦。”

    任妙却又换了一副愁容,说:“可我下个月结婚,也许不能配合品牌活动,这可怎么办呢?对了,能邀请你和殷小姐参加我的婚礼吗?”

    任妙的未婚夫探头过来,笑得风度翩翩:“妙妙不喜热闹,既然她邀请了你们,那请两位小姐一定要赏脸。”

    路七一愣,随即高兴地点了点头:“好!”过了一会儿笑得更加灿烂:“代言的事情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

    言林坐在出租车后座,右手紧紧地摁着左手手背上的一坨棉花,她刚刚打过针,精神不太好。

    张本在一旁喋喋不休,抱怨道:“剧组没把狗.管好就算了,你被咬了还不准假,你是不知道,我去请假的时候导演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打什么针,十年前我被咬了现在也没死啊,现在的小年轻怎么这么娇贵?’拜托,那是狗欸!谁知道有没有打过疫苗啊,万一狂犬病了怎么办,致死率百分百,他担得起吗?真是不把人当人……”

    言林将棉花球掀起了一个角,看见针孔渗出了一点点血,于是又把棉花按回去了,对张本说:“大家要赶进度的嘛,你也看到了导演每天有多着急。”

    张本说:“你不说导演还好,一说导演我就生气!你演智障演得挺好的呀——哦我不是说你适合这个——他还老骂你。女主角演得那叫个啥啊,他还一直夸夸夸,不就是长得好看吗,不就是带资进组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再说了,你比她还要好看。”

    言林说:“我最好看,演技最好,我都知道啦!一步一步来呗,先好好演戏,我现在的目标就是每一个角色都不会成为以后的黑历史。”

    张本叹了一口气,将言林的手腕掰了过来,帮她按住棉球,说:“不能因为懒就不按了,万一血没有止住怎么办?李姐也是,给她发消息了,她也不打个电话慰问一下。”

    司机听到两人聊天,回头道:“你们也是演员?影视城这里演员真多,十趟客人有九个是演员。对了昨天晚上争鸣奖出结果了,有你们吗?今天早上还听见有客人在讨论。”

    言林笑了笑,连忙解释道:“我还没混到那么高,希望以后能够上去。”

    司机说:“加油。”

    昨天晚上她熬夜拍戏了,被导演训得体无完肤,说她演得太丑了,卡了一条又一条。最后好不容易过了,言林寻了个空挡在椅子上,就被剧组里的群宠狗给咬了,再然后就去了医院。

    至于争鸣奖,现在距离她太遥远了,她还没来得及关注。

    她没关注,张本倒是跟进了,解释道:“任妙是影后,叶允君出了意外,这也算众望所归吧。”张本叹了一口气,唏嘘道:“任妙领奖的时候还提了叶允君的名字呢,要是没出事就好了。”

    言林愣了愣,情绪瞬间低落下来。她崇拜叶允君已久,从大一在橱窗里看见叶允君的照片时就是如此。那时候叶允君刚刚加入《后母》,没人关注,大概只有自己各处搜索关于剧组的小道消息,像一个小迷妹一样。

    等我走上跟你一样的路时,你却已经不在了。

    张本知道叶允君是言林偶像,看见言林的表情发觉自己说错了话,赶紧道:“对了,昨天终身成就奖是叶允君的,领奖的不是顾莲如,是殷虞和她养女。”

    “养女?”言林迷惑道,她崇拜了叶允君那么久,但从未听过对方有养女。

    张本一只手操作手机,找出昨晚的通稿递给言林:“喏。”

    言林一看见屏幕就愣了,“这不是路七吗?”

    通稿上配的照片很清晰,言林很确定那个瘦弱身影是路七,即使精神面貌有了很大改变。可,路七怎么会是叶允君的养女?

    “是吗?”张本疑惑道,随后将手机拿了回来,推开车门道:“到片场了,先下车吧。”

    该工作了,言林来不及多讨论路七的事情,下车直奔着导演而去,报备道:“导演,我打完针了,随时可以继续拍戏。”

    导演正在给一个没有见过的小新人讲戏,也不知道是来演什么的。

    闻言,小新人抬头茫然又羞涩地看了言林一眼,叫道:“言林姐……”

    导演则是微妙地盯着言林看了好一会儿,言林下意识擦了擦嘴角,还以为是刚刚偷吃的馅饼渣没擦干净呢,谁知下一秒导演就开口了:“你怎么还来?不是说不演了吗?”

    欸——?!

    导演指着面前的小新人,意味深长说:“你经纪人说你要养‘狂犬病’,这角色演不了了,所以换了个人来……”

    小新人唯唯诺诺地看了言林一眼,感觉都快哭出来了。

    “我还以为你得病快死了呢,原来你经纪人没告诉你啊?”导演说完咂咂嘴,似乎对目前的情况颇为玩味。

    他听到李桃说言林要养狂犬病的时候差点破口大骂,小年轻怕死非要打针也就算了,还以此为借口罢演?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好在送过来的新人虽然没经验却很听话,言林拍过的戏份也不算多,他才勉强打起精神重新教。

    可现在看情况,言林根本是“被”请假的?有趣。

    言林闻言一愣,惊讶又气愤的表情愣是没有收住,一腔情绪直接扑向了小新人。

    小新人瑟缩了一下,说:“对不起……”

    有什么对不起的,按她的反应来看,八成是李姐安排的,却什么都没有跟自己说……言林的心情有些复杂:我哪里得罪李姐了吗?要这样赶尽杀绝,不留情面?

    导演看热闹不嫌事大,问:“要打电话给经纪人确认一下吗?”

    言林还没来得及说话,张本已经拽住了言林的手,代替言林回答道:“不用,谢谢导演。”

    张本一路拉着言林到了剧组外面,言林还是一副委屈又茫然的样子,张本恨铁不成钢,道:“到底我笨还是你笨?你这是被李姐甩了你知道吗!”

    言林看着她说:“我知道,我只是在想,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艺人跟经纪人不应该是互相依靠互相扶持的共赢关系吗?不过是自己不愿意干那些勾当而已,李姐就这么容忍不了自己,连这么个小角色也要给拿走?

    言林不是不懂事,只是雏鸟情结,还对自己的经纪人怀抱着期待而已。

    张本拿过言林的手机,拨通电话,说:“我问她!”

    电话嘟了两声,还没接通的时候被言林拿回去了,言林表情平静,说:“我自己问。”

    又过了一会儿,李桃的声音响起来了:“什么事?”

    言林问:“李姐,导演说我的角色给了别的人,这是为什么?”

    “哼,”李桃哼了一声,说:“我还是小看你了,你能啊,瞧不上我给你找的关系是吧?我还以为你多高傲,结果什么时候抱上大腿了我都不知道?既然你自己能找着工作机会,那也不需要我了,把资源给懂知恩图报的艺人不是更好吗?”

    “什么抱大腿……”言林话还没说话,李桃就挂了电话。再打过去,那头一直是忙音,大概是把言林拉黑了。

    言林一脸茫然,看向张本:“笨笨,李姐说我抱大腿……什么大腿,我怎么不知道?”

    张本也很诧异。

    言林翻了一会儿手机,突然注意到邮箱里一封新邮件。

    【下午三点之前到XX路XX大厦,信不信由你,但机会只有一次。】

    落款是【殷虞】。

    殷虞……殷虞?!

    言林瞪大了眼睛,差点以为这是封诈骗邮件。可张本凑过来看了一眼,便笃定道:“这是殷虞私人邮箱,是真的。可……你怎么认识殷虞的?”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却是看着路七的,也许主持人自己都弄不清楚到底该问谁。

    殷虞将话筒递给路七,路七停顿了一秒钟,说:“感动,感动又遗憾。”

    “嗯?感谢什么?遗憾什么?”主持人引导她。

    “感谢主办方,感谢导演,感谢我……养母的父母,感谢评委会,还愿意把奖颁给她。能代替她领奖,我真的很感动……如果她能自己站在这里,一定会更加开心的吧,她一直很希望得到主流文艺界的认可……”路七慢慢说,一边说一边忍耐着眼泪。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自己”站在这里领奖。可自己不死的话,这个奖还有可能颁给自己吗?

    这一番话说得中规中矩,却不像是没有准备过的孩子能够说出口的,台下所有人都以为主办方已经跟她通过气了,包括顾莲如。

    此时摄像机没有关注她,她也就不知道自己的脸色又多么苍白,又有多么惶恐。她求君君把提名给了自己,以为君君不会在意,没想到她的“养女”说这是她的夙愿?不,她不信!

    身边一位男星问她:“顾小姐,你怎么了?要不要去休息一下?看你脸色很不好的样子。”

    顾莲如抿唇笑了笑,说:“没有什么。”

    这个养女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路七说完感想,主持人缅怀了一下叶允君的生平,便将两人放下台了。下台阶的时候路七脚步有些颤抖,殷虞伸手扶了一下她的腰。

    路七趁机小声问她:“是你把我报上去的么?”

    殷虞笑了笑,说:“怎么可能,组委会自己挑的。”

    路七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虽然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最佳女主,但是这个奖的背后没有推手和龃龉,也是让自己欣慰的事情。

    坐到座位上的时候,路七的身体还有些不自然的颤抖。

    这一次任妙主动凑过来了,问:“你真的是叶允君养女吗?”

    表情有些疑惑,又有些试探。跟之前爱理不理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路七还处于兴奋时期,眨了眨眼睛,说:“是。”

    任妙又问:“这代言要是我不去,是不是就归顾莲如了?”说着,任妙还往顾莲如那边看了一下,皱了皱眉头。

    路七一愣,没想到任妙竟然知道底下这些弯弯绕绕,而且看上去并不十分待见顾莲如的样子。

    任妙看她疑惑的表情,主动解释道:“我很欣赏你养母,之前听说了一些事情,不太想掺和进这事情里。但现在不一样了。”

    正如任妙自己所说,她一向认为叶允君是被埋没的明珠,得知能够跟叶允君一起竞争戛法奖的时候,她隐隐斗志昂扬。后来又听说叶允君让出提名,便在心底里觉得遗憾,原来叶允君也是一个爱情至上主义者。叶允君将顾莲如护得这样好,就算看在叶允君的份上,她也不想跟顾莲如抢区区一个代言。

    可现在不一样了。

    路七茫然地点了点头,“哦。”

    任妙却又换了一副愁容,说:“可我下个月结婚,也许不能配合品牌活动,这可怎么办呢?对了,能邀请你和殷小姐参加我的婚礼吗?”

    任妙的未婚夫探头过来,笑得风度翩翩:“妙妙不喜热闹,既然她邀请了你们,那请两位小姐一定要赏脸。”

    路七一愣,随即高兴地点了点头:“好!”过了一会儿笑得更加灿烂:“代言的事情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

    言林坐在出租车后座,右手紧紧地摁着左手手背上的一坨棉花,她刚刚打过针,精神不太好。

    张本在一旁喋喋不休,抱怨道:“剧组没把狗.管好就算了,你被咬了还不准假,你是不知道,我去请假的时候导演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打什么针,十年前我被咬了现在也没死啊,现在的小年轻怎么这么娇贵?’拜托,那是狗欸!谁知道有没有打过疫苗啊,万一狂犬病了怎么办,致死率百分百,他担得起吗?真是不把人当人……”

    言林将棉花球掀起了一个角,看见针孔渗出了一点点血,于是又把棉花按回去了,对张本说:“大家要赶进度的嘛,你也看到了导演每天有多着急。”

    张本说:“你不说导演还好,一说导演我就生气!你演智障演得挺好的呀——哦我不是说你适合这个——他还老骂你。女主角演得那叫个啥啊,他还一直夸夸夸,不就是长得好看吗,不就是带资进组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再说了,你比她还要好看。”

    言林说:“我最好看,演技最好,我都知道啦!一步一步来呗,先好好演戏,我现在的目标就是每一个角色都不会成为以后的黑历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